朝鲜新冠疫情

新冠疫情全球爆发已经超过两年,许多国家现在已经解除大部分防疫措施,恢复接近正常的生活,但是朝鲜这几天才刚刚宣布首次爆发重大疫情。在此之前,朝鲜一直坚称没有任何新冠确诊病例,5月16日官方媒体报道有大批“发热”患者。由于朝鲜检测量能有限,加上信息不公开,真正的确诊感染数字可能会更高。外界很难得知朝鲜新冠疫情的确实情况,以下是我们目前所知的情况。

朝鲜有没有新冠死亡病例?
新冠疾病2020年初开始全球大流行,据估计全球可能已经有大约1,500万人死于新冠疾病吗,但是朝鲜在5月13日才宣布第一起新冠死亡病例。事实上,自从新冠疾病全球爆发以来,将近两年半的时间里朝鲜一直宣称该国境内没有任何确诊病例,主要原因是疫情爆发后朝鲜决定关闭边界。官方媒体现在宣布有50起死于“发热”的死亡病例,但是并不清楚其中有多少确诊新冠。

朝鲜有多少新冠确诊病例?
5月16日,朝鲜官方媒体报道有超过100万人患“发热”病,但是三天之前,这个数字只有18.7万人而已,第一起确诊病例在5月12日才宣布的。当时平壤当局表示首都出现奥密克戎疫情,并宣布封锁措施,不过后来官方朝中社报道首都以外的地方也发现病例。但是专家相信,新冠病毒已经在朝鲜传播了一段时间。朝鲜的邻国,韩国和中国最近都爆发重大疫情,中国甚至在一些大城市执行严格的封锁管控措施。

BBC驻韩国特派记者麦肯锡(Jean Mackenzie)表示,朝鲜新冠疫情的发展可能显示出平壤当局政策的变化:“朝鲜现在公布每日死亡和病例数,显示出朝鲜现在需要并希望得到外界的帮助。”另一个引人注意的变化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上周公开露面时佩戴口罩,据信这是自疫情开始以来他第一次公开佩戴口罩。

朝鲜人打疫苗了吗?
朝鲜过去曾经婉拒国际社会向其提供新冠疫苗,2020年1月朝鲜关闭边界,认为能够控制新冠病毒。但是在5月14日,金正恩表示,最近疫情的爆发是一场“巨大灾难”。官方朝中社引述他的话说,“疫情恶行蔓延是我国建国以来经历的(最大规模的)动荡。”BBC朝鲜问题专家科尔曼(Alistair Coleman)表示,朝鲜拒绝外国疫苗援助的原因并不清楚。“一些消息认为朝鲜在等待更有效的mRNA疫苗,”而不愿意依赖效果不好的疫苗。“也有人认为外国的疫苗援助有平壤不能接受的附带条件。”科尔曼说,“可能他们会被要求公布详细的确诊病例信息,这么做等于承认他们对抗病毒的战斗失败。”不过有谣传指出,朝鲜的精英阶层已经接受疫苗注射。

朝鲜医疗系统应对新冠疾病准备好了吗?
科尔曼表示,自2020年以来,朝鲜对新冠疾病的反应一直是否认病毒已经扩散到境内。“官方的反应是关闭边界,以卫生措施预防感染,例如在火车站、学校、医院等公共场所喷洒消毒。”“这个做法就像朝鲜的战争宣传一样,就像在对付外部敌人的一场战斗。”事实上,朝鲜根本没有做好应对新冠疾病的准备。

在新冠疾病之前,朝鲜经济就非常脆弱,边界关闭两年多以来情况更糟,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me)估计,朝鲜2,500万人口中,有1,100万人营养不足。总部设在美国、观察朝鲜的非政府组织“流明”(Lumen)创始人白枝恩(Jieun Baek)说:“朝鲜的医疗系统长期以来就是相当差的。”“这是一个非常破败的系统。除了生活在平壤的200万居民之外,大部分地区居民得的都是质量很差的医疗服务。”

过去也有脱北者表示,注射用针头重复使用,啤酒瓶被用来盛装静脉注射液。除了没有注射过新冠疫苗之外,朝鲜也缺少药物和个人防护装备,检测量能也非常有限,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疫情爆发后朝鲜只做了64,000次检测,相比之下韩国检测次数高达1.72亿。(转载自BBC中文网)

1条评论

  1. 亲爱宝钗张莉爱妻,这两天牙疼,是不是新超市开业活动太多,把牙也活动疼了?其实牙是好好的,没有活动也没有发炎。就是那颗孤牙,前面的磨牙和后面的智齿都掉了,按说不会因为塞牙缝发炎而造成牙疼,应该是神经疼。当然,凡是疼痛都是神经传导的缘故。我怀疑是细菌侵蚀到神经了,就像有人在挖牙龈里的电缆一样。我的办法是,饭后用浓苏打水漱口,然后再含一口苏打水,始终泡着疼牙,约十来分钟就不疼了。挖电缆的细菌都是酸性敌人,碱性苏打水就能阻止她,而且不会产生耐药性,也没有什么毒负作用。莉莉如果牙疼也可以试试,之前要剔净牙缝。我是用细塑料吸管斜剪成各种尺寸规格的牙签,这些以前都说过,好处多多。爱我的莉莉,到了这个年龄,缺钙有了牙缝,就容易牙疼,爱你心疼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