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delberg饭庄与它的招牌菜德国猪脚

–The Olde Heidelberg Restaurant & Tavern主人访谈

[小编语] 移居滑铁卢地区已经有一段时日,来到这边后朋友给我的推荐,好玩处是德国小镇St. Jacobs(小编已经写过2篇文章),好吃就是德国猪脚。对于吃,小编一直是那种能吃饱就行,不像那些食客,唯吃可以吸引的。另外,近段时间,小编偏好素食,所以看大家推荐是猪脚,就能想象那份油腻,没有心动。但是听到人们说的多了,作为媒体人士,不能被自己喜好所左右,因此决心前往一试。

世间事情就是这样神奇:无心插柳柳成荫!小编这一尝试,确实发现这个饭庄的不同一般和德国猪脚的非凡特色。同时,小编幸运采访到饭庄主人Bob以及他所提供的素材,了解到其中更多大家闻所未闻的故事,整理成文,帮助读者对此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当再次光临这个饭庄时,你可能会有全新的体验。

h1-1

假若读者有心的话,你只要上网搜索“德国猪脚”,就可以看到铺天盖地品尝该饭店猪脚后的体会。笔者在此先不介绍这些,还是从这个饭庄的历史开始吧!

关于Heidelberg饭庄的历史

从其网页上,读者可以了解到,这个饭庄建筑已有超过150年历史,原初是一个马车驿站(Stage Coach Stop)。当小编采访主人Bob,他告诉小编在Kitchener图书馆馆藏有一个学生的论文,专门研究这座建筑的历史。说实在话,他自己也无法记全记清楚。

h1-2

根据Bob的提示,小编当天跑到Kitcener公立图书馆。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小编确实找到了Bob所推荐的论文,那是由J. Hasan所完成,标题是Heidelberg Restaurant and Brew Pub(估计是当年的名字)。很遗憾,图书馆竟然没有记录这个论文来自哪个学校,哪年完成的。据小编估计,不会超出10年时间。

据Hasan论文介绍,饭庄所在地在开发前属于Queen’s Bush,也就是说属于女皇所有,最早记录在册是1836年。1860年1月,Lewis Hollinger花费$332,购买了这块土地并开始开发。1867年,Henry Miller成为其主人。之后转至Edward Doerr手里,1918年,将其卖给了Kuntz(德语,意为“短”)酒厂(Brewery)。小编估计,在那个时候,成立于1844年的Kuntz酒厂估计财大气粗,在1914年的时候,每年可以卖掉9万桶(Barrels)啤酒。当然,在1920年的时候,Kuntz酒厂生意有些萧条,当年销量减少为7万桶。

h1-3

可能正是由于啤酒生意的影响,在1929年,Kuntz啤酒厂将该建筑转至Kuntz地产公司(Realty Co.)名下。再在1944年,转售给Henry Geisler。中间还有一些转让,就不再细说。1982年3月,Bob Oberholtzer花费10万购买了所有地产、仪器,并增加了从Continental Breweries Inc.获取的容量为1000升的不锈钢啤酒桶,主打销售酒精含量为4%的黑啤,比一般的Lager啤酒更黑、更甜,泡沫更多,并以主人名字命名O.B.。

1983年10月,其儿子Robert Oberholtzer在邻地修筑了16个单元的汽车旅馆,并成为其主人。1987年6月,Bob和Robert父子俩决定让自己退出酒吧生意,将其转售给Bob和Howard MacMillan兄弟俩。首先他们是搭档关系,10年之后,Bob和Robert父子俩完全退出。5年前,兄弟Howard MacMillan也退出参与,所以目前的Heidelberg餐馆的唯一主人就是Bob MacMillan了。

h1-4

关于德国猪脚

据维基百科介绍,德国猪脚,又称德国卤猪脚、德国烤蹄膀、德国冰腿等,是知名的德国和奥地利菜肴。德国猪脚堪称一道享誉世界的名菜,也是德国人的传统美食之一,在巴伐利亚尤受欢迎。德国猪脚选用脂肪较厚的猪后小腿,经盐腌制后水煮或火烤,并佐以德国酸菜等进食。

德国猪脚的做法有多种,在德国南部与北部做法很不相同,简单概括为“南烤北煮”。 在德国南部巴伐利亚地区,德国猪脚有两种吃饭。第一,烟熏猪脚,即将猪脚煮熟后,以木炭烟熏的方式,将传统德国调味料的风味,借着木炭的香气完全封在猪脚里,看起来油滑光亮的猪脚,表皮柔软而有嚼劲,脂肪部位也有弹性。烟熏完成后,切成薄片享用,再配上一杯黑啤酒享用。第二,炭烤猪脚,操作要简单得多,利用烤箱或者炭进行烤制。

h1-5

在德国北部柏林一带,人们并不好烤猪脚,当地人更多地采用水煮法。水煮猪脚时,通常加入酸菜和各式香料,烹饪方式比较像中国菜的“炖”,在翻动几次等到炖熟后,就可享用,口感自然和烤猪脚完全不同。典型的水煮猪脚必定会有配菜,往往是德国酸菜、土豆泥和马铃薯,一样也不可缺。吃猪脚时,将所有配菜和猪脚一起沾上德式芥末酱,同时入口。经过长期熬炖的猪腿肉嫩软而不油腻,肉香酸菜香四溢,配上北德略带苦味的啤酒,味道最地道。

在Heidelberg小镇,德国餐厅很多,但是,买猪脚的餐厅很少见,可能也这是它生意好的原因吧。

关于网友对Heidelberg饭庄的评论 前面提到,关于Heidelberg饭庄的德国猪脚,在网友中流传甚多,且多为赞叹其味美,下面小编按时间顺序抄录一些,供读者参考。

网友开心果(2008年9月5日)撰文“逛清教徒小镇,品德国猪蹄Visit St Jacobs & Taste German Hock”来介绍自己在这家餐厅的体验:

……,Heidelberg,这名字透露出纯正的德国味。车在乡间小道上行进,路边是别具风格的乡村小屋和一望无际的农田。橱窗里立着五个大大的金属啤酒桶。进去,和女招待用德语打了声招呼:“Guten Tag!”(你好)。点菜,Smoked Pork Hock(熏猪蹄)是德国的名菜,也是这家的招牌菜,可不能少,再来一杯饭庄自酿的啤酒。   菜上来,份量很足,猪蹄上插着一把亮晃晃的餐刀,让人胃口大开。说是猪蹄,其实是猪肘。看上去像东坡肘子,旁边拌着少许的沙拉和薯条。据说是熏了再烤的,皮很薄、很脆,下面就是大堆的冒着热气的一切即烂的瘦肉,因此并不油腻,非常可口。拌着德国啤酒的香味,直吃得我们两个大男人大呼过瘾。以至于走的时候都忘了给女招待说声“Auf Wiedersehen”(再见)

h1-6

网友Ayz75(2008年9月18日)是如此描述自己所吃的猪脚: 猪脚非常之大,比台湾餐厅的大多了……不过,德国猪脚不是像台湾烤的皮脆脆的,反而是很好切很好咬,两种做法都很好吃就是了……盘子里有德国酸菜,你也可以将薯条换成土豆泥!而男友点的是猪尾巴:味道有点甜甜的,不过肉不多!

其实我两三年前就知道这家餐厅,那时候去的华人还不太多,但是今年来越来越多,而且一去就是7、8个一桌的(比方说,像昨晚,有四桌客人,其中两桌都是有7、8个华人,我们这桌有两个人)。另外一家大概5、6个人的华人家庭来买外卖,说是要买8只。但老板说只剩5只,而且是凉的,因为预备好的已卖完了,结果他们居然说5只冷的都要了。所以,最后来的另一桌华人,一只猪脚都没有点上……

h1-7

网友溪谷流音(2009年6月11日)撰文“德国风味烟熏烤猪蹄”介绍道:

刀子用来切肘子。烂熟的外皮,成条成丝的肉。颜色暗红微焦。手感、视觉都开胃。切开的肘子散发出微咸带着烟火熏烤的味道,喜欢早餐烤咸肉者,闻到这样的味道,口水都会流出来。嗅觉也开胃。切一小块肉,用刀尖戳着送到嘴里。扎实紧凑而又软嫩的肉一碰到舌尖,牙齿就急忙咬住了。紧接着就是一阵咀嚼。口感更开胃。

h1-8

经过烟熏后,肥肥的猪肘一点也不腻。不必担心油脂,大部分都在烤制时滴出去了。男士们不用说,就说小姐女士们吧。拍照完毕,说一声开吃(有些女士根本不顾指令,拍照时便吃上了),但见她们一个个忙着舞刀弄叉,又忙着往嘴里送皮送肉。说声干杯,还得紧忙着腾出手来举杯,抬起头来喝酒。有几位女士听朋友说,该饭店还有猪尾巴,便乘兴点了来吃。硕大的猪肘,外加只尾巴,她们的胃口可真好。

h1-9

网友邱杰(2011年10月25日)在名为“两百公里吃猪脚”一文中如此记叙:

果真一路不一样的建筑风格,却一样的美丽。这是家老店,老老房子,老老菜单,虽是老店老菜单确实座无虚席,停车场上多的是极拉风的名车……

h1-10

果真黑啤酒美如甘露,入口是地道的凉与苦,入喉随即转化为甘和甜,以此佐猪脚和酸菜真是绝配到天衣无缝!我最爱的炸洋葱圈也炸得极好极好,比在我们玫瑰市附近每一家吃到的都好,怪啦,洋葱圈下油锅那有什么学问,却有了大大的差异。一样猪脚多般滋味,台湾的万峦也是高明猪脚名店,而在台湾吃过许多德国猪脚,都是炸得酥脆的外皮,这一家却有了类似万峦的Q软外皮和酱咖啡色彩,这一味的德国猪脚没想到能弄得如此高明,难怪高朋满座而历久不衰。出乎意外的是,收费并不算高,十分公道的价位。

h1-11

来自《世界日报》报道(2012年8月30日)摘录:

陈洁首先去的地方,是要去品尝在华人社区中口碑相传的德国烟熏猪脚,这家以烹饪猪脚出名的餐馆名叫The Olde Heidelberg,古老风格的餐馆门口摆放著酿酒的金属罐子,进入餐馆一看,大部分在此用餐的都是慕名来此品尝德国猪脚的华人顾客。点了一份烟熏猪脚,刚烤出来的猪脚非常新鲜,份量十足,两个女生吃都足够了,配著德国酸菜,吃起来觉得味道还不错。他们还点了餐馆自酿的德国巴伐利亚风格黑啤酒。新鲜酿造的啤酒味道清爽,值得一试,家庭式的餐馆服务亲切。他们本来还想多点一些烟熏猪脚外卖带走,但是餐馆说客人太多,猪脚供应不够,不能外卖。

h1-12

来自《星星生活》报道“环滑铁卢曼诺风情追踪”(2013年4月10日)摘录:

中午我们到达海德堡(Heidelberg)。这是一个美丽的小镇,离开St. Jacobs只有5分钟车程。这里地处曼诺之乡的心脏,教堂尖顶高耸,家家窗口摆着鲜花。我们是慕名去镇上的一家德国餐馆吃饭。餐馆名气很大,全名是老海德堡酒馆(The Olde Heidelberg Restaurant & Tavern)。这家老店始建于1860年,已有153年历史,产业一代一代传下来。从外表看,它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所房屋,楼上是住房,楼下开餐馆。停车场上车不少,说明来客盈门。

h1-13

餐馆里面光线也不明亮,有几间餐室,餐桌古朴宽大,墙边有一架老钢琴,顾客盈门时,有老太太给大家弹琴,让食客边听德意志古典名曲,边吃他们的招牌菜熏猪蹄和红烧猪尾巴。说是猪蹄,实系蹄膀(Smoked Pork Hock),别认为猪猡猡上不了大雅之堂,这里济济一堂的食客就是奔它而来。周末一定要事先预订,否则只好一旁干瞪眼。我们那天是星期四,还好有空位。来客以中华儿女居多,很多是从多伦多周边一带赶来,为的就是来品尝这一道中国人爱吃的德国名菜。有的几家聚会,要几张餐桌拼接在一起才能坐下。

真想不到德意志民族和我们华夏儿女竟有同好,猪蹄竟然成了此间的名吃。据说,他们专门采购皮薄肉嫩的猪肘子,事先用德国啤酒、盐、白醋及香草涂抹、腌上一夜,第二天先蒸再烤,一边不停地在肘子上浇带蜜糖味的啤酒。所以,一端上来,你就会眼睛一亮,酱红色的一个庞然大物,上面斜插着一把亮晃晃的餐刀,请君当面检验、立即开吃!轻轻一刀下去,蹄膀中分为二,摊满一盘,红中带白的精肉扑入眼帘,叉起一块送入口中,肉嫩多汁皮又脆,吃后齿颊留香,而且一点没有油腻的感觉,难怪连大小姐们都赞不绝口,个个胃口大开,大快朵颐。盘中一边还放着一些土豆条、酸菜或青豆,它们和烤肘子搭配,两者相得益彰,有提神开窍促消化的功用,客人们吃着肉,喝着德国扎啤,感到十分过瘾。

h1-14

肘子分量很足,满盘都是大块,我和老伴合吃一份,以免胆固醇超标。老朱说,如果是在家里,这一盘得吃好几天。我们招待Don独用一份,他开车辛苦了。每客$14.95,加税13%和小费,再加啤酒,每客不到$20。我们离开时就盘算什么时候再来呢!

点击查看:Brita® Water is Better Water

1条评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