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奇诡的中美谈判

中美贸易谈判可谓跌宕起伏,不逊色于任何一场惊心动魄的大片。今天路透社援引不具名的特朗普政府官员报道,说中方向特朗普总统提出将通过增加购买美国产品等措施,把双边贸易顺差减少2,000亿美元。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这个缩减的幅度相当于美国商务部公布的去年中美货物贸易差额3,750亿美元的一半以上。而这也是广为流传的美方在5月初结束的北京谈判中漫天要价清单上的第一条。不过,该清单要求的是中方到明年6月为止将双方的贸易差额缩减1,000亿美元,到2020年的6月之前再缩减1,000亿美元。当时中方拒绝了这个清单。事实上,这也是一个难以在短期内达到的数字。

路透的报道没有给出一个时间表,也没有说明是否有其它附加条件。同时,这是美方的一面之词。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到中方确认或否认这一说法。也不知道最后如果能就削减贸易差额达成意向的话,规模会不会比这个要小。这一信息的大方向和《华尔街日报》之前的独家报道相契合。该报道说,中国这周可能会提出进口更多的美国货物,以帮助缩减双方贸易的不平衡。要预测这周的谈判究竟会走向什么结果,真的属于给自己出难题。因为不仅仅要考虑双方的实力、利益,还要考虑特朗普的心理波动。随着更多信息出现,分析的方向也随时可能发生变化。

这不,正要准备发稿时,传来消息,中国商务部宣布终止4月份发出的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反倾销反补贴的调查。这表明,中美双方的谈判没有陷入僵局,在进展之中。基于目前的情况,笔者觉得,在诸多不确定性中,双方在富有象征性的“宏大叙事”中形成一些框架性的进口意向,并考虑缓和关税方面的争端,是有可能的。在过去一周的301调查听证会上,有很多美国企业代表反对特朗普在301调查下对中国产品征税,因为他们认为,这实际上会妨碍美国的利益,推高美国产品的成本。美国东部时间周五,是美国财政部就301调查提出投资限制方案的截止日。

总的来说,美方不太会在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的准入问题上松口(但不排除对个别企业放行),而中兴通讯的命运又因为国会的态度坚决而重新站在了悬崖上,在这种情况下,美方单是减少对中国加征关税,似乎不够充分。之前在北京谈判中流传的中方开列的清单包括:要求美国放松对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停止对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放松对中兴通讯的限制令、开放电子支付市场给中国企业、批准中金公司的金融牌照申请、未来不再对中国发起301调查,以及在国家安全审查方面给予中国企业和其它国家企业同等待遇。

本周中美谈判的重点应是贸易,高科技之争的大趋势难以改变。从长期看,后者涉及中美在全球的经济战略地位之争,也涉及和科技发展有关的市场规则之争,这些不是一时半刻能解决的。美国一些人士意识到,将迫使中方放弃2025战略作为努力目标,既不可能,也不现实,他们认为,要将更多精力放在督促完善市场规范和操作上。

中兴通讯的命运,则再一次走到悬崖。特朗普上周放话给商务部,令其修改之前的禁令。美国商务部此前以中兴通讯违反美国的制裁令为由,要求美国企业在未来七年内不得向中兴通讯出售电子元件或技术。特朗普的指示遭到了美国两党议员的强烈反对。有33名民主党参议员联合致信特朗普,要求将美国就业和国家安全放在对中国利益的关照前面。今天,美国国会一致通过了一项法案,这项原本争议就不大的法案中,新增加了一条驳回特朗普指示、维持对中兴制裁的条文。这表明美国目前对华的战略忌惮意味浓厚。

中兴的命运是否就此宣判,现在还没有最后确认。在美国政界,也有包括华盛顿州议员拉森(Rick Larsen)等在内的人士,反对特朗普把国家安全和贸易问题混淆。拉森今天在华盛顿的一个中美贸易问题讨论会上直言:把投资政策交给五角大楼来处理,如果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的话,我要和你好好谈谈。

此外,参与该讨论会的来自化工、信息科技、谷物等行业协会的领袖纷纷表示,特朗普关税政策会损害自己国家的行业利益,动用保护主义色彩浓厚的关税手段试图保护美国竞争力不强的行业,削弱的是美国在全球的竞争优势。他们也害怕这样的措施,会导致中国关闭来自美国的投资。一个较为积极的信号则是,特朗普和刘鹤副总理今天下午意外地在华盛顿会晤,这个会面原来不在特朗普的日程上。

据中国央视报道,特朗普表示,希望美中重点在能源和制造业领域加强贸易投资合作,扩大农产品贸易和市场准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有意思的是,对中国抱有很深敌意的特朗普的贸易顾问纳瓦罗没有参加这次会晤。昨天美国媒体报道称,纳瓦罗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曾在北京的谈判场所公开大吵(当时没有中方人员在场),显示美国高层强硬鹰派和相对更务实官员之间的裂痕日益加深。内阁成员的矛盾在处理重大问题时凸显,影响到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明确性和可预见性。这一状况的加剧和特朗普本人的独断有关,表明他缺乏弥合团队中不同意见、激励成员精诚合作的能力和意愿。这种裂痕不仅体现在经济团队中,也体现在外交团队中。

这两天,朝鲜突然改变之前的示好口径,表示可能取消与韩国、甚至也包括与特朗普计划中的峰会。给了朝鲜突然改口的理由的,除了美韩军演外,也和特朗普新任命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提出的“彻底的、可以查证的、不可逆转的去核化”要求有关。博尔顿的上台,曾引起美国朝野的普遍忧虑,因为他强硬到不忌惮燃起硝烟和战火。显然,朝鲜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相处得更好一些。

朝鲜这一转向,看似突然,但对于长年观察半岛局势的专家来说毫不稀奇,因为朝鲜各代领导人都非常喜欢用这一招。笔者也一直认为,朝鲜缺乏弃核的真诚意愿,因为这将导致它失去和美国抗衡和讨价还价的唯一砝码。就当前形势而论,朝鲜此举应是希望给特朗普压力,试图削弱以强硬著称的博尔顿的影响力,并企图得到更多好处,包括成为实质意义上拥核国家的可能性。博尔顿这样的人物,也必定不会受到北京的欢迎。朝鲜的突然改口,为胶着中的中美谈判带来新的变化。此事应该会牵制特朗普,使他进一步意识到,至少在朝鲜峰会问题明朗化之前,和北京不能在贸易投资问题上搞得太僵。(转载自FT中文网)

点击查看:Brita® Water is Better Water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