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联系汇率制度不保?

两个多月买入1,700多亿港元——这是香港金管局为了维持联系汇率制度而付出的代价。从3月开始美联储连续加息总共1.5个百分点,使美元不断上涨,港元也不断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香港金管局总裁余伟文披露,从5月12日到7月21日,香港金管局已23次出手买入港元,共1726.38亿港元。

频频出手也使香港银行体系的结余不断减少,截至7月21日已降至1,650多亿港币。这些动作也引发唱衰联系汇率制度的声音。比如,美国对冲基金大鳄、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首席投资官凯尔·巴斯(Kyle Bass)就表示,香港维系联汇制度的资金将在8月份耗尽,届时会出现联汇脱钩及港元大跌30%至40%。

联汇制度这一独特的安排再次冲上新闻头条,为何它对香港如此重要?香港政府有能力维持住该制度吗?以及,在极端情况下,中国政府会出手帮助香港吗?BBC中文采访中国内地、香港,以及英国经济学家共同探讨上述问题。

何为联汇制度?
1980年代初,中国和英国就香港前途问题开启谈判。地缘政治带来巨大不确定性,再逢1981年香港股灾,市场对港币的信心大跌,港币被大量抛售,兑美元一路大幅贬值。香港市民为了保住自身利益,纷纷花掉手中港币,大量购买各类商品,商场货架空空如也,甚至出现了有商家不收港币,仅收美元的状况。

为了稳定币值,1983年香港政府推出联系汇率制度,并一致持续至今。该制度下,作为事实上的央行,香港金管局承诺,如果港币兑美元汇率达到7.75,则卖出港币买入美元,使汇率上浮;如果达到7.85,则买入港元卖出美元,使汇率下降。通过这种方式将港币兑美元稳定在7.8:1上下。联汇制度立竿见影地保证港元币值稳定,降低交易费用,在巨大的压力下,它先后挺过90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和2008年的次贷危机,成为造就香港金融中心的制度保障之一。

联系汇率制度为何重要?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庄太量认为,为了稳定信心而设立联系汇率制度,其后香港恰逢其时地转型成为金融中心,这一制度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基金经理们用全球各国来的钱兑换成港币,在这里买卖。如果港币跟美元挂钩,就没有汇率风险,我带来多少美元,赚的港币也能兑换成美元带走,避免汇率波动带来的风险。”庄太量称。

经济学人智库(EIU)高级分析师约翰·马雷特(John Marrett)表示,香港经济基础对国际贸易和投资的依赖程度要高于全球大部分国家。而与世界储备货币美元进行挂钩,可以为投资者确保稳定性,以促进贸易和金融流动。如果没有该制度,大规模的国际资金流动,会使港币剧烈波动。换言之,香港作为金融和贸易港,大量资金流入流出,联汇制度就像一个锚,钩住了在国际金融洪流中如小舟一般的香港。

也有经济学家认为该制度之所以重要并非经济原因。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黎麟祥表示,个国际金融中心不需要像香港一样与国际硬通货币进行挂钩,比如新加坡就没有采用固定汇率,仍然能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黎麟祥认为,之所以重要首先是政治原因,港币与美元挂钩是中国对“一国两制”的一个重要姿态;其次,该制度使外国人有信心持有和使用港币作为记账单位、交易媒介和储备货币。

不过庄太量也表示,虽然该制度对香港很重要,但也有代价。比如,香港的经济跟美国不是同步的,那么美国放水(指大幅印钱),资产价格暴涨,香港也要承受这个痛苦。而且没有无痛的方法脱离这个系统,假设真的脱离,那么出现诸如香港楼价暴跌的情况,是否能承受第一波的冲击?

香港政府守得住吗?
所有受访的经济学家都认为香港政府有能力守住联系汇率制度。“我认为香港政府肯定有能力守得住,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大幅加息,也不是银行存款余额第一次可能跌倒1,000亿元以下。”庄太量表示,美国加息,美元流走,香港也会加息,钱也就回来了。“再者,我们还有1万1千亿元的外汇票据。”实际上,香港金管局也是这么做的,7月28日香港跟随美国,将基准利率上调75个基点至2.75%。

马雷特的理由则是,目前金管局持有的美元储备价值超过所有流通中的港币,再加上银行在金管局的储备,金管局有能力支持将大量港元兑换成美元,都是维系联汇制度的保障。根据香港金管局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香港共4,4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支持着2,200亿美元的货币基础,比例达2:1。这意味着,香港拥有充足的弹药库来应对做空港元的行为。

黎麟祥表示,如果联系汇率制度无法维持,香港仍然可以尝试将港元与欧元或一篮子货币挂钩,如新加坡一样,并非香港的末日。“如果联系汇率制发生变化,对香港发展而言,未必是坏事。”安邦智库研究员魏宏旭认为,短期而言,香港仍有能力维持该机制而采取被动紧缩的应对措施,但目前已经出现港元流动性下降的态势,对香港本地经济并不有利。未来可以考虑增加一些港元汇率的弹性,逐步走向自由兑换。

极端情况下,中国政府会救吗?
首先需要定义下何种情况算“极端情况”?马雷特称,除非发生史无前例地对香港失去信心,以及对其通过利率涨跌的自我纠正机制失去信心,这种情况只会由一场灾难造成。“比如一场涉及中国或破坏亚洲部分地区的全球战争阻止了资金流入香港,或者一场自然灾害或军事打击消灭了香港的大部分人口和基础设施。简而言之,是一些极不可能的情形。”马雷特表示。

黎麟祥也提出了战争的极端情况。他认为,除非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爆发战争,美国像对待俄罗斯那样,冻结香港金融管理局的美元资产,这种情况下,所有西方国家联合起来反对香港,冻结香港的资产,那么香港别无选择,只能将港元与人民币挂钩,或者干脆使用人民币。

如果联汇制度难以维系之时,中国政府会出手吗?黎麟祥认为,在战争的极端状况下,中国大陆也会受到制裁。所以中央政府能帮助香港的地方不多。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将被搁置,甚至可能被严重破坏。”当然这将是一个非常极端的情况。”马雷特称认为,中国政府会出手,可以向香港借出美元,或者建立某种其他外汇流动方式。不过马雷特也表示,在毁灭性的全球战争这类极端严重的情况下,联汇制度可能不会成为一个优先事项。

魏宏旭提到了更多帮助方式,既可以向金管局直接提供外汇借款;也可以通过中资银行提供港元流动性;还可以通过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机制或在港中资机构,使内地资金入场“救市”。庄太量也认为中国政府会出手,而且只需要表态就够了。比如1997年,中央政府的外汇储备还没有香港多,表态支持就有效果,现在更是有3万多亿的外汇储备,表态支持也就能让外界的做空企图望而却步,因为体量太大了。“香港维持金融中心的地位,需要与最稳定、流动性最强的货币挂钩,当某一天美元失去了这个地位,那就没有挂钩的必要,如果人民币成为国际结算货币,或许到时候直接用人民币就行了。”庄太量称。(转载自BBC中文网)

1条评论

  1. 亲爱滴宝钗张莉爱妻,今天是军人的节日,向曾经当过兵的“战旗小兵”莉莉致敬!今天是八月第一天,也是星期一,继续大晴天!预报说有小雨,对西安人恐怕只是个安慰,小雨就等于无雨。莉莉,同你商量件大事情,从今往后,咱俩的恩爱日记,只在你的晚上睡前发出,让你能做个好梦,好梦必能成真!而在你上午的那篇小记就合并到恩爱日记里啦,这样就不干扰你白天的工作和活动。我也能专心致志关心国内外新闻,还有经济新闻,健康之路等等,这都是非常重要滴,我得仔细看用心想,融会贯通!爱妻小妹莉莉你看行不行?爱你想你珍惜你,要比以往更坚定!亲爱的宝钗张莉爱妻,趁着阳人还没来,今天又去了个比较远的超市。我是最爱活动啦!每逢周六周日,这个超市就喜欢搞活动,我得去大力支持支持。其实,也是借着“活动”让我多活动活动,年龄大了不能懒,一定要勤快!自己找着事儿做,每天动手动脑还要动腿。今天买的还是面粉奶粉蜂蜜,面粉更好就买下,十斤不经吃。奶粉蜂蜜消耗也厉害,换个品种。今天又买了半片鸭,已经冻冰箱里了。还买了白皮鸡蛋,回来腌上就能与以前腌的红皮鸡蛋区分开,边腌边吃别吃错。生抽酱油搞活动,就买了一大瓶,回家腌大蒜。当然一定要买蔬菜水果,这是天天要忙的工作。爱莉莉,你来了就能分担些工作,爱你等你珍惜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