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余生

朋友说
无论遇到何事
切莫动气
伤了根本
得不偿失
抽空
去医大一院看看
那些濒临死亡的人
健康的身体大过
针孔般的胸襟

城市的聒噪
淹没初心
以及荒漠里岌岌可危的梦想
在暗夜里愚蠢的
高呼:这tm操蛋的世界

孤鸟飞过残月的夜空
听不到翅膀飞过时的悲鸣
烛光摇曳
映着
远去的脸庞
生活犹如失控的飞机
不仅仅因为
一些突如其来的振荡
有可能失去今生
容易被人遗忘的堕落

去年的星光
黯淡今日的朝阳
慵懒的蔑视人间
多伦多溪畔的专栏
安慰潜游的小鱼

冰城的夏天
持续酷热
一场又一场
酣畅淋漓的雨
润浸着那些
看似茂盛的绿

蜗居的风扇
呼啦啦的吹去
昨夜的潮湿
街口的民工
依旧翘首期盼
今日的馒头

年轻的夜晚
写着多愁善感的诗歌
中年后早晨
也写着诗歌
涂了一层厚实的沧桑
远行的游子

脑中努力的思念
大山深处
村口道路上
母亲蹒跚的身影
老家的繁荣与衰落
有些怎样痛的记忆

这现世的修行
一些混沌的
自我觉醒的
都在往后余生中
后知后觉
这世间的繁华
晴空万里
得有人陪你
(文/于漫江)

1条评论

  1. 宝钗张莉小妹,看了加拿大“社区网”刊载的诗歌“往后余生”,颇有联想。我不善作诗,就写些咱们往后余生。首先报告你一个好消息:我眼睛耳朵的问题找到啦——过敏反应!虽不知过敏源是什么,但一粒“氯雷他定”胶囊,半小时就彻底改观,像是进入一个无忧无难的世界,无病一身轻啊,包括空气顿时都清新了许多。一旦这个毛病找到了,我又回到了什么老年病都没有,年轻病当然也没有啦。医生,有时也要打问号,我曾向几个医生提示“会不会是过敏”,都不以为然,也不给开药。我知道:抗过敏药是不敢乱吃的,怕越加过敏。终于有个医生给开了,出了医院就吃了一粒,还没走到家,就摇身变成另外一个人啦,爬十几层楼劲头更足。这个网站是加拿大的,不知你看不看?但愿能送进你的眼帘。大眼睛小妹,安心等我啊!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