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一代购房者所面临的……

大学毕业,找工作,买房子!这可能是许多父母走上房产阶梯的轨道。但对于居住在加拿大最大城市的千禧一代来说,路径并没有那么明确。对于一些来说,看起来更像是:毕业时身上有学生贷款债务,找工作时能找着就不错,甚至合同工,至于买房,就像手中滚动的Instagram,可是租房是永远的。

目前,千禧一代人群介于23岁到37岁之间。在加拿大,有超过9百万属于千禧一代,占人口总数的27%,而美国千禧一代有八千万。在2018年CIBC对这一群体调查,发现近一半的加拿大千禧一代在未来五年内梦想拥有自己的房子,但问题是,仅仅只有24%的人开始储蓄或累积了超过1/4的首付款。这其实是特别重要的!考虑到The National Bank透露,多伦多家庭凭借典型收入需要102个月方可积攒足够的首付。

对于拥有房产来说,千禧一代与他们的父母有很大的不同。一位房贷经纪,也是一位认证理财规划师,也是一位金融教育工作者总结了以下八项不一样。

第一,千禧一代需要付出天价方可买房
当婴儿潮一代,也就是在20世纪40年到50年代出生的人在多伦多开始首次购房时,可以说是欢歌前行的。在1987年,平均房价仅为$189,105,在到了2019年5月,多伦多房屋基准价已经达到$879,300。以大多伦多为基点的房贷经纪Dion Beg分析说,“在当年大学毕业时普通工资约为$40,000。两位大学生结合,那么一年总收入就是$80,000。可以看出,在那个年代,买一套房子的费用仅相当于家庭总收入的三倍左右。”而今天呢,同一套房子的市场价更像是千禧一代平均收入的8-9倍。

第二,千禧一代大多背负有学生债务
FP Canada个人理财教育家和消费者倡导者Kelley Keehn说,“当他们的婴儿潮一代父母离开大学时,他们的学生债务很少,而且当时上大学的比例非常小。因为上不上大学,你几乎可以保证有工作。而现在呢?几乎可以预期,凭借你毕业的学位,你依然不能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这需要很长时间以后才有可能的事情。”我们的父母辈当年能够依靠暑期工就可以还清学费,当时是每年$1,000左右。而今天呢,加拿大大学的平均学费,不包括书本费、旅行费和其他生活用品,每年为$6,500。假若您大学毕业之后继续深造,它会变得更加昂贵,每年从$8,000到$22,000不等。

第三,欢迎进入Gig经济时代
在大学毕业后获取一份优秀工作,并在退休前到达理想的位置,退休后获取不错的退休金,这样的职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Kelley Keehn说,”过往从来没有如此多的人加入自顾或被迫进入Gig经济时代。这样的职位让你更难以获得足额的抵押贷款。多伦多认证财务规划师Jeanette Brox说,“对于千禧一代,我的看法是,如果他们找到工作,通常都是合同工,远没有安全性。”

第四,千禧一代会经历一些艰难年代
Jeanette Brox说,“婴儿潮一代生活在一个更繁荣,更少动荡的时期,然而,千禧一代已经长大,会面临许多大企业救助,银行倒闭等。这些可能不会在加拿大发生,但会在全球范围内有更多负面的信息。”随着经济陷入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美国千禧一代达到成年期,导致劳动力薄弱,削弱了收入潜力和增长机会。

第五,千禧一代梦想拥有自住房,但为此他们需要做出牺牲
千禧一代是喜欢旅行,但又能够做出牺牲的一代。Kelley Keehn说,“拥有自己的房子是婴儿潮一代的梦想,但他们确实有自有房屋是生活必需品,而且是引以自豪的。我认为婴儿潮一代更愿意吝啬和储蓄。如果您与年老的加拿大人交谈,他们可能会告诉您,整个一生可能只有一次家庭度假。而千禧一代希望每年都有一个愉快的假期。”当然,并非每一个人都是如此。Jeanette Brox说,“有些千禧一代不在常规行列。我与一些千禧一代合作,他们的眼睛在控制消费方面是挣得大大的。”

第六,千禧一代靠父母资助钱财
早在2017年HSBC做一个调查,虽然略多于2/3的加拿大千禧一代拥有房屋,但其中近2/5的人从父母那里得到帮助才能够进入房市。Jeanette Brox说,“我的一些客户是能够帮助孩子的父母,他们希望看到他们孩子有一定程度的安全感。”

第七,假若没有家人的资助,有些千禧一代变得非常有创意
许多千禧一代拒绝传统的房屋所有权方式,并以创造性的方式筹得首付。Jeanette Brox说,“我认识一对服务,他们购买了一套需要大幅度维修的房子。两人都倾向于装修,这是他们进入房市的方式。”当谈到传统的房屋所有权时,Kelley Keehn很高兴看到千禧一代能够跳出来思考。“很多人在同居方面变得非常有创意–不一定是与情人,而可能是与朋友或同事。”

第八,公平而言,我们的父辈支付相当高的利息
婴儿潮一代绝不会忘记,1980年秋季开始后的两年。利率一直超过15%,在1981年底高于21%。事实上,从1973年到1991年的18年间,利率从未低于两位数。现年44岁,属于X一代的Kellery Keehn记得她购买的第一个公寓时利息约是9%。她说,“放在今天,那是会让许多人走投无路的!”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