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屏幕时间”管理

首先,请想象一个人穿越回没有互联网的年代,眉飞色舞地给那时的人们讲述一个天马行空的故事。他说,未来的孩子们可以接触到很多电子设备,可以便捷访问人类的一切知识宝库。设备上的内容每天都能更新,可以指导人们自学、创造,还可以把人们连接在一起。请设想一下,大多数父母对这些设备会作何反应?是高兴得手舞足蹈,还是对孩子将大把时间花在这些设备上而感到恐惧、内疚和焦虑?

当今父母的反应不正是上述中的后者吗。常有人告诫家长,面对iPhone、iPad和电脑,最重要的就是限制孩子使用它们。但是教育工作者和研究人员现在开始承认,电子设备可以成为帮助孩子学习新事物和发挥创造力的工具,而不仅仅是种危险存在。与过去我自己认为非常有说服力的忠告相反,这种新思路得出的惊人结论可能是,有些孩子使用电子设备的时间应变多,而不是变短。这是我们手里的电子设备越来越“能干”的自然结果。

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曾建议家长,无论如何要限制孩子对着屏幕的时间。2016年,该学会对这一建议进行了修改,以反映儿童在使用当今数码设备时的互动水平与看电视的互动水平有着很大的不同。以前的大多数研究结论都是基于电视得出的。以前的指南在提及儿童面对电子屏幕时用了“暴露”(Exposure)一词,就好像屏幕有毒似的。如今的新指南允许5岁以下儿童每天最多面对屏幕一小时,同时还区分了不同性质的电子设备使用,例如,与奶奶聊Facetime和在YouTube上看视频就不是一回事。

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圣托马斯大学趣味学习实验室主任托马斯(AnnMarie Thomas)表示,专业人士对儿童面对电子屏幕的新观点可以这样来概括,那就是要区分“被动”(如看视频)和 “主动”(有创造性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玩一些经家长同意的游戏)。她的团队致力于为所有年龄段的孩子创造可动手实操的学习体验。可以说,真正需要限制的是儿童被动上网的时间,而不是限制所有形式的上网时间。

其实,大人对儿童沉迷于电子设备的担心也是合情合理的,因为这可能导致孩子缺乏运动,可能遭遇网络霸凌,上网甚至会导致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增加,等等。但遗憾的是,美国普通孩子醒着的时间中很大一部分仍然贡献给了在线视频。前不久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2至11岁儿童每天在屏幕前花四个半小时。研究人员说,这不仅会减少孩子体育运动和社交的时间,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扼杀对培养创造力和发散思维有益的无聊感。对普通美国孩子来说,就他们大多数现在对着屏幕所做的事而言,减少屏幕使用毫无疑问是个更好的选择。

但是如果父母愿意,其实能找到一个比禁止孩子面对屏幕更好的办法。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无处不在的今天,这个做法会显得更加符合实际。主张媒体和技术安全的非营利组织Common Sense Media称,如今,家有8岁及以下儿童的美国家庭中98%都拥有某种移动设备,2011年时的这一比例仅为52%。新闻工作者卡梅内兹(Anya Kamenetz)说,孩子上网时,父母不该用时间长短加以限制,而应该帮助他们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比如欣赏和创作艺术,叹服并了解宇宙的神奇)。总之,要在每天的上网时间中安排有目的性的活动。她的新书《上网艺术–家庭如何平衡数字媒体和现实生活》(The Art of Screen Time—How Your Family Can Balance Digital Media and Real Life)即将出版。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互联学习实验室主任、文化人类学家伊藤米米(Mimi Ito,音)说,如此一来,父母可以给孩子提供一种“超凡学习”的体验,这种体验在移动互联网技术出现之前是不可能有的。她研究孩子如何利用科技的课题已有20余年。当孩子对某事物兴趣渐浓,热情高涨时,我们恰恰能利用科技与互联网的融合,将工具、知识和同龄人集结在一起,化作一股强大助推力,帮助孩子用年轻人特有的热情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时,“超凡学习”就会发生。这不仅仅要求父母花时间陪孩子,更是需要恰当地引导孩子,让他们把关注点放到有质量的网上内容上,让他们可以在没有计时器的干扰下,在爱好的海洋里“深潜”。当然,他们也需要休息,做做伸展运动,放松一下眼睛。

“超凡学习”的例子有很多,有的孩子借助沙盒游戏《我的世界》(Minecraft)自学编程,自学音乐创作和视频拍摄,无不属于这种。给孩子这样一个机会,他们就有可能以自己的速度(往往是更快的速度)进行学习。伊藤说:“基于时长来限制孩子上网行为的做法有一些坏处,它并没有给家长提供监督孩子上网互动质量的工具。”

就在前不久,我自己管教孩子时,也主要是不让他们长时间地对着屏幕,而他们在网上做了些什么,反而没太注意。但后来,我注意到他们把上网与学习和创造性的玩耍结合了起来,譬如研究数码摄影,观看纪录片并发起讨论,我的想法随即改变了。当然,相比一味盯着电子屏幕,锻炼身体和面对面的沟通交流在我看来还是更重要,但是我不再对孩子面对屏幕的时间严格打表。相反,我现在考虑的是他们的整体需求是否得到满足。

儿科医生拉德斯基(Jenny Radesky)是美国儿科学会儿童上网和媒体指南的作者。她表示,该学会修订版指南的初衷,是想激励5岁以上儿童的家长做类似的思考。这种理念可能会让人觉得有违常理,不仅废掉了老规矩,还反其道行之。伊藤和托马斯让上网时间变成家庭时间的一部分,家庭成员共同参与。其结果会产生更多超凡学习的实例,比如小说的读写,自学数学,用航空模拟器学习开飞机。鼓励“主动”上网只是寓教于乐这一思想的最新展现形式。寓教于乐这四个字,听起来像是老生常谈,但教与乐确实可以融为一体。我们必须要用每一代新科技来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这四个字。(转载自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Brita® Water is Better Water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