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版《蜗居》?

几年前,一部名叫《蜗居》的电视连续剧在中国大热,连太平洋这一边的许多华人也曾追看或耳闻。这部剧讲述了一对姐妹因住房问题而卷入的种种爱恨纠葛。现在,随着温哥华房价上涨,越来越多的当地年轻人也开始有他们自己的蜗居故事了。CBC驻温哥华记者Michelle Ghoussoub采访了他们当中的几位。

鲁塞尔(Todd Russell)和女朋友三个月前分手了,但是两人至今住在一起,只不过是在不同的房间里。他们在决定分手后也曾找过房子,但是很快就意识到,分道扬镳在温哥华是很贵的。尤其是对于搬出去的那一个,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既负担得起又不是太差的地方。两人权衡利弊,最后决定还是暂时同住,像普通室友那样各有各的卧室,但共用厨房和卫生间。对于曾经的情侣来说,这样做是有一定难度的。鲁塞尔说,没办法,租房这么难,他们只能“尽量保持情绪稳定”。31岁的鲁塞尔是一个焊工,照理说收入不会太低。但是他说,其实他和前女友三年前决定搬到一起住的时候,租房子的费用也是因素之一。两人分担租金的话,比一个人租房住便宜,而且条件还要好一些。

一个七英尺宽、八英尺长的房间是个什么概念?24岁的布雷特(Jordan Brett)说,这意味着你只能在房间里放下一张床和一个柜子。“在屋里锻炼是不用想啦。”他的四季衣服放在一个壁橱里,壁橱在门外的过道上。布雷特在金融行业工作,听上去也是收入不差的白领工种。他和另外四个室友合租这栋房子,每个月$3,850的租金,五个人按房间大小分摊不同的数额。房间虽小,但至少是个真正的房间。布雷特说,他在租房广告上见过比这更糟的,例如拉个帘子隔出的客厅一角。他有一个朋友,住的房间是所有室友进出大门的必经之地。

玛德(Angela Mader)是BC省工学院的学生。她今年已经37岁了,却像一个小留学生一样在别人家里寄宿。她不太愿意告诉同学自己是个寄宿生,因为觉得以她的年纪,这种生活方式有点尴尬。但是一个月650加元包吃住,这种条件她出去租房是找不到的。玛德也听说过不少蜗居故事。比如说,她的一个朋友住在洗衣间里,每次室友们要洗衣服,她就得离开自己的“卧室”。玛德当然知道不可能永远寄宿。她说,在温哥华找房子的压力之大,简直可以和找工作相比。你必须比别人早看到广告,并且所有材料在手,立刻可以奔去“面试”。

根据加拿大房贷与房产公司(CMHC)去年年底公布的一份报告,温哥华、维多利亚、科罗纳和阿波茨福德-米申(Abbotsford-Mission)是加拿大全国供租赁房屋空置率最低的地方,四个地区均在1%以下。温哥华地区的房租之贵与多伦多不相上下。两室一厅的住房,温哥华是全国之冠,平均月租为$1,552,多伦多为$1,404。但共管公寓的平均月租在多伦多地区更高,为$2,301,在温哥华是$1,874。

对于玛德等人来说,为节省开支住进“蜗居”还算是一个可以接受的选择。但对那些有孩子的年轻夫妇或是单亲妈妈来说,就不仅仅是牺牲一点个人空间和舒适那么简单了。(文/吴薇,来源:RCI)

点击查看:Brita® Water is Better Water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