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穆斯林女孩谎报被人剪头巾事件之看法

1月15日多伦多警局公布对上周11岁穆斯林女孩说有人拿剪刀追着她 剪她戴的包头巾的事件调查结果时,令人吃惊的程度甚至超过人们当时听到这一事件时的反应。这件轰动加拿大全国, 也受到世界关注的事件原来是子虚乌有的。这一事件开始于一名家住士嘉堡区的穆斯林女孩的报案,她说早上与弟弟在上学途中, 被一名拿着剪刀的男子跟踪。跟踪者两次试图剪她的头巾。

在加拿大这个以多元文化为基本国策的社会里,又在当前这个时机,警方认为是一起严重的种族仇恨罪行,给予了高度重视。各大主流媒体纷纷采访这位“受害者”,加拿大总理和省市级政府官员也纷纷公开谴责。可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们经过几天的调查,包括访问女孩和她的母亲,以及其它有关人士,最后确认女孩所说的事件其实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多伦多警局马克·普伽什(Mark Pugash)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很严肃地对待这一事件,周末即开始调查收集证据。但从多方获得信息显示女孩所说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而女孩由于年龄原因,也不会为谎报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虽然现在这一乌龙事件的风波已经过去, 但留下了一系列值得人们讨论和深思的问题。加通社采访了几位专家,请他们从多个角度谈了对此事的看法。

新闻界仓促报道有面临的压力起作用
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新闻专业主任杰弗瑞·德沃尔金(Jeffrey Dvorkin)说,在此事开始阶段,新闻记者没有做尽职的调查,也没有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就急急采访报道。这可能与媒体间的竞争有关。但记者也有责任,包括他们在采访女孩及家长时没觉察出有什么破绽。

加拿大有一个“相当严格”的规定,就是,记者不能在没有父母同意的情况下采访未成年人。但在这起事件中,女孩父母的出现等于确认了此事是真实发生的,就像后来政治家们发表的评论所起到的效果一样。这一切加起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德沃尔金问道:“这次媒体的失误让我们感到不安吗?谎报事实的孩子让我们尴尬吗?对于那些没有意识到带着孩子在镜头前说谎会有什么结果的家长,他们会不安吗?”。“这是一个涉及了族裔文化、新闻规则和数字媒体等多方面的事件,它肯定会成为新闻学院和道德研究的典型案例”。

“保护儿童的责任问题”
多伦多青少年犯罪律师艾玛·罗德斯(Emma Rhodes)认为,这次事件中加拿大公共媒体的自律令人印象深刻。虽然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在报道犯罪案件时,如果受害人是未成年人不能公布他们的名字,但如果从道德角度和保护未成年人的理念出发,最好是不要公布受害人的名字。在此次事件中, 包括加通社和加拿大广播公司在内的许多媒体都选择了尽量不公布女孩的名字和照片。而网络上和加拿大以外的一些媒体则使用了11岁女孩的名字和照片,甚至在指控被驳回后仍在使用,这是不恰当的。

她说:“我们保护儿童,使他们能够避免在成长的过程中背上某种包袱,顺利成长。而像网上和有些媒体那样把她名字公布出来,就可能给她的成长造成伤害。保护未成年人是我们的道德和伦理责任”。罗德斯说,其实女孩身边的成年人,从父母、警察到媒体和观察者,都应该遵守这些保护措施。

有华人觉得被栽赃了,要求道歉
女孩还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那位企图袭击她的人是一名20岁的亚裔,黑头发、中等身材、身高1.7 到1.8米,戴黑框眼镜,身穿黑色连帽运动衫和黑色裤子。这引起一些华人的不满,认为被栽了脏。他们在一些中文网站上表达了不平。

有人说,11岁的孩子不能追究法律责任,但女孩和她的家人如此玷污加拿大,污蔑亚裔人,应该起码有个道歉。另有人认为,他们编故事往亚裔头上泼脏水,是认为亚裔是软柿子好捏。应该要求他们向亚裔作出一个解释。但也有人觉得,不应过度解读这件事。因为这很可能只是孩子出于什么原因想撒个谎,但没意识到踩了“地雷”。无论如何加拿大的法律还是公允的,应为多伦多警察点赞。也有人提到,那些政客,包括三级政府的总理、省长和市长,是不是也应该向民众道个歉。他们那么急急的表态是不是也受到了“政治正确”的潜移默化影响。(文/亚明,来源:RCI)

点击查看:Brita® Water is Better Water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