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说(1284):龙年话“龙”

龙年又至,对龙是否存在以及是如何存在又成为大家讨论的热门话题。这里本人想从几个角度提供自己的思考,以此求教于方家。

首先,十二生肖中用于象征的十一个动物从鼠到猪都是真实存在的。从正常的逻辑上讲,唯独“龙”是想象出来的是不可想象的。

那么,“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唐代诗人刘禹锡的《陋室铭》中有一句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段诗文表明,“龙”和“灵”有直接的关系。我本人所操的方言属闽南语的一支。无论是否真的与古代“河洛语”有关,当属较为古老的来自中原的一种方言。在这种方言中,“龙”同“灵”的发音完全相同。我出生地所在的浙江省苍南县县城“灵溪”原来就写成“龙溪”。

如果“龙”就是“灵”,到底是什么样一种灵呢?传说当孔子遇见老子回到自己的住处后,他的弟子们问他,老子是什么样的一种人?孔子的回答译成白话是这样的,“鸟,我知道它能飞;鱼,我知道它能游;兽,我知道它能跑。能跑的可以用网去捉它,能游的可以用钩去钓它,能飞的可以用箭去射它。至于龙,我不知道它是怎祥乘着风云升天的。我今天看到的老子,就好像龙一样!”也就是说,老子是高人,神秘莫测,见其首,未能见其尾。

这个传说被记录在《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说明司马迁及其汉代人对“龙”的普遍认识是,其极为灵动,变化莫测。至于龙的“九似”(即:角似鹿、头似牛、眼似虾、嘴似驴、腹似蛇、鳞似鱼、足似凤、须似人、耳似象),应属后人的文学艺术的具象化描述,是想象出来的。

我们要把这种艺术想象的龙同可能真实存在的龙加以区分。也就是说,所谓“九似”的龙是没有现实依据的,而“龙”作为“灵”的存在有可能是不虚的。

再回到老子“犹龙”这个话题。如果《道德经》代表其思想,该部道家经典所指向的人生最高境界是无为而无不为。即有感而应,应对万方,应而中节。为何大多数人未能“成龙”而达到这种人生的境界呢?或许我们从另外一个文明的思想中会得到某种启示。

希伯来文明的结晶《希伯来圣经》(基督宗教成为《旧约圣经》)中的“诗篇”二十三篇写道,“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也就是说, 当一个人的灵或灵魂苏醒的时候就可以走“义路(Path of righteousness)”即正确的道路。这里的走“义路”可指遵循“内心的指南针(Inner Compass of Life)”,而给内心指方向是天心(The Heart of Our Hearts),即“道”或“耶和华上帝”。

换一句话说,如果我们的灵被唤醒,我们就可以真正遵循内心呼唤,就不会迷失方向,像龙一样应对万方。或许对“望子成龙”我们可以有新的一种认识。我们不必鼓励自己的孩子去追求权力财富地位,而让他们去发现自我,觉醒自己,成为自己独特生命的那条本真之“龙”。(文/颜钟祜,多伦多大学宗教学博士)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