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首相竞赛中的“中国争论”

英国“后约翰逊”时代相位之争如火如荼,面对经济不振、通货膨胀、民生不景以及与欧盟关系紧张等众多紧要话题,保守党党魁、首相竞逐者的争论焦点竟然出人意料地转向“中国”。

就在英国各大媒体纷纷报导保守党党魁竞争者相互指责对方对北京态度软弱并宣示将“强化对中国立场”同时,人们注意到,英国从政界到民间对中国的态度都在发生巨变,包括最大反对党工党的中国政策也在无声无息中有重大修正。从种种迹象看,不管此次英国政权更迭如何演绎、未来各种重大政策如何调整,一点已经比较明确,那就是英国主流民意曾一度盛行的期望透过与中国经济合作而促成“合作共赢”的“务实”战略思路已经成为过去。

“中国”舌战
英国主要纸媒显著位置报导了保守党继任首相竞争者苏纳克(Rishi Sunak)和特拉斯(Liz Truss)在应如何对待中国问题上的最新唇枪舌剑和相互攻击。 保守党党魁竞争者苏纳克已经承诺,一旦当选将关闭英国境内所有孔子学院。特拉斯也在人权、香港、新疆和台湾等诸多问题上对北京的政策再度做出抨击。

《每日电讯报》引述苏纳克话说,特拉斯在担任教育部长时曾“帮助北京渗透英国大学”。这份报纸还说,苏纳克已公开指称中国是英国面对的“最大长期威胁”,并认为英国政界罔顾中国“恶劣行为”的时间太久了。作为对苏纳克指称的答复,特拉斯在接受《每日邮报》访问时反击称,她从出任外相一职第一天就“强化了应对中国的立场”;她还承诺,一旦成为首相将进一步强化立场。特拉斯也同时抨击曾长期在金融业工作的苏纳克在中国问题上“一贯软弱”。

长期以对北京立场强硬著称的前保守党党魁邓肯-史密斯勋爵在此次党魁和首相竞争中支持特拉斯。他指责苏纳克不顾中方在人权方面的劣迹和对英国议员的制裁,“在出任财政大臣的两年中大力推动与中国的经济合作”。

北京回应
面对英国政界的最新聚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说:“英国保守党党首选举是英国的内政,我不予评论。我想奉劝个别英国政客,动辄拿中国说事,鼓噪所谓‘中国威胁论’等不负责任的言论,并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

英国从2000年代的布莱尔、布朗的工党首相时代到2010年代中期的卡梅伦保守党首相时代,针对中国曾长期推行搁置争议和大力发展经贸关系的政策。卡梅伦政府还在2015年与到访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签署了“黄金时代”一揽子大型经贸合作协定,让英中关系发展达到一个高潮期。

自从美国特朗普(川普)政府2018年开始修正对中国政策以来,英国政界和商界始终存在着所谓鹰派和鸽派之间的博弈,以至于在是否批准华为5G和是否接受中国继续在重大基建项目中投资等一系列问题上曾一度悬而不决。例如,在华为问题上,约翰逊政府最终还是在美国强大压力下宣布禁止华为参与英国5G;而在中资收购英国晶圆厂和参与修建核电站等项目中,也是先批准之后再重新审核。

不过,随着北京在新疆、香港、台湾等方面的政策日趋强硬,以及在世界各地大力展开所谓“战狼外交”,英中关系从2015高潮期不断冷却的走势日趋明显。

左右英中关系的内外因素
英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布朗(Kerry Brown)不久前在英中贸易协会(CBBC)杂志上撰文预测2022两国关系走势时,把英中关系走势分政治和经济两个角度来看。他一方面举出英美澳组建AUKUS、印太军事联盟以及G7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等实例指,地缘政治角力大趋势所造成的英中政治关系冷却和竞争的大走向会继续。

他也同时指出,英中两国经贸和民间关系发展则存在很多不定因素,主要因为双方都面对很多国内经济和政治难题:比如中国要推“双循环”、“共同富裕”,还有二十大人事问题;而英国如果未来一段时间经济状况持续恶化,也会冲击到两国关系。

由英国议会下院一些关注中国话题的议员赞助成立的中国研究小组(CRG)的首席研究员帕米莉(Julia Pamilih)近期在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援引小组的研究报告说,卡梅伦首相时期所称英国是中国“在西方最好的伙伴”时代已经成为过去。研究指出,北京在新疆和香港的强硬政策,以及其后对澳大利亚发动的贸易制裁和对英国议员的制裁等行为,在英国以及民主世界改变了民间和政界对中国的态度。

在执政保守党中国政策日益强硬同时,即使是在野工党也在近两年内逐步修正了对中国政策。随着工党拉米议员接替南迪议员出任影子外相之后,工党的中国政策也从当年的“合作共赢”时代有了重大转变。工党内部的研究文件开始也对当年布莱尔、布朗内阁与北京签署允许中国增加对英国投资,以及承认中国对西藏主权等政策提出了检讨。

除工党领导层的中国政策出现明显改变之外,十多名现任工党议员参与与加入最初由保守党发起的跨国对华政策联盟(IPAC),也表现出工党内部意向的变化。 众多工党议员在英国议会有关香港、新疆、人权等多项动议案中也都采取了支持保守党同事相对强硬对中国提议的立场。

当然,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保守党和工党内部仍然不乏有希望以“务实”态度对待英中关系的呼声。特别是在金融和文化领域曾经或继续与中国有联系的人士,希望从某种程度上维系“政冷经热”。这些更加希望务实的议员们还认为,英国虽然是美国的盟国,但是与欧盟一样,仍然需要在某些特定问题上保持“政策自主权”。此外,工党左翼仍然有以前任影子财相麦克唐纳(John McDonnell)等议员组建的支持者不多的反对“新冷战”——被认为亲北京的联盟,只不过这个联盟中的成员人数很少。(转载自BBC中文网)

1条评论

  1. 亲爱滴宝钗张莉爱妻,昨天“早霞”没有下,今天“乌霞”也不下!不知道是咋啦?思来想去,是不是我求雨之心还太差?看来还得请诸葛亮,借些东风,你是认识他滴!如今的老天也中了奥密克戎,有了后遗症!上午还阴了阴,下午就大晴天。天气预报明天中雨,已经预报三天中雨啦!不知明天灵不灵?预报成都也有雨,确实该下些雨啦,成都三十四五度是比较难过滴,湿度大。武汉更厉害,明天三十七八度,历来就是“四大火炉”之一。北京徐州总是大雨,老天分配不公啊!爱莉莉,多伦多好像没有炎热酷暑,还经常下雨,现在伏天也只有二三十度,倒是舒服。但是冬天寒冷,莉莉不耐寒,年龄大了更需要多些阳光,咱俩还是早点团聚,一起来调养身体,爱你疼你珍惜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