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尔塔-克戎”是否存在有交锋?

在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病毒在全球肆虐之际,塞浦路斯的科学家在周末报告了一个据称结合了奥密克戎和德尔塔(Delta)变种基因特征的新毒株,引发世界广泛关注。它被该科学家称为“德尔塔-克戎”(Deltacron)。尽管这并非它的正式称呼。不过,一些专家对该说法提出了质疑,认为其并非新冠病毒的真正变种。他们称,所谓“德尔塔-克戎”可能是由于污染导致。

声称发现该病毒的是塞浦路斯大学(University of Cyprus)生物科学教授莱昂迪奥斯·科斯特里基斯(Leondios Kostrikis)。据报道,到目前为止,科斯特里基斯和他的团队已经发现了25例该病毒的病例,其中11例来自住院的新冠肺炎患者,14例来自普通公众。科斯特里基斯1月7日在接受塞浦路斯媒体西格马电视台(Sigma TV)采访时表示,“我们将在未来看到这种菌株是否更具病理性或传染性,或是否会流行。”他补充说,他相信奥密克戎也将取代德尔塔-克戎。

然而,一些国际科学家表示,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英国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传染病学家汤姆·皮科克(Tom Peacock)博士称,这种情况“看上去是相当明显的污染”,因为它不符合新变种的标准,其在系统发育树上并未聚为一簇。皮科克在去年11月时,已经警告奥密克戎变种含有大量突变会构成真正威胁。但他质疑德尔塔-克戎出现的时机过早。他指真正的重组体在实质性共同传播后的几周或几个月后才会出现。

他补充说,这和实验室的质量“没有太大关系”,每个测序实验室都会偶尔发生这种情况。在病毒水平较低或使用较旧的引物组时尤其如此。“德尔塔-克戎不是真实存在的,它很可能是由于测序伪影导致的,”世界卫生组织(WHO)新冠肺炎专家克鲁蒂卡·库帕利(Krutika Kuppalli)也在推特上写道。她解释说,可能是实验室污染导致德尔塔样本中出现奥密克戎序列片段。“我们不要把传染病的名字混在一起,把这些留给名人夫妇吧,”她说道。

但据彭博社报道,科斯特里基斯教授1月9日为他的说法进行了辩护。他称,因新冠肺炎住院的患者中德尔塔-克戎感染率高于非住院患者,因此排除了污染假说。他表示,他发现的这些案例“表明‘祖先菌株’获得这些突变的进化压力,而不是单一重组事件的结果。”

此外,这些样本在不止一个国家进行了多次测序。他说,在一个全球数据库中,至少有一个来自以色列的序列显示出德尔塔-克戎的基因特征。病毒的基因决定了执行许多特定任务的蛋白质的形式。奥密克戎和德尔塔在刺突蛋白上都有突变,这影响了它们进入人类细胞的能力,因此奥密克戎变得更具传染性。据《塞浦路斯邮报》(Cyprus Mail)报道,新毒株的基因序列已被发送给专门跟踪新冠病毒发展的国际数据库GISAID。据报道,塞浦路斯卫生部长迈克尔·哈吉潘特拉(Michael Hadjipantela)周日(1月9日)说,不必对这个新变种过度担心,更多细节将在本周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

新冠病毒已出现多个变种,但目前,美国疾控中心仅将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列为“令人担忧的变种”。过去一个月,奥密克戎在世界多国超越德尔塔成为主导性的新冠毒株。“如果你让它们直接竞争,奥密克戎将会胜出,”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研究免疫系统的医学教授希夫·皮莱(Shiv Pillai)对美国生命科学网站(Live Science)说。“与德尔塔病毒相比,人们更有可能被奥密克戎感染,所以德尔塔将会慢慢消失,而奥密克戎将取而代之,”他说道。

一些研究表明,与此前流行的新冠病毒变种相比,感染奥密克戎的人症状更轻。部分原因是该毒株更易感染人类支气管,但于肺部的感染力较弱。这意味着,与德尔塔高强度的持续进攻相比,这可能是一个好消息。但世卫组织呼吁人们不要轻视奥密克戎。该组织表示,由于奥密克戎的高度传染性,它导致的大量感染人数将使卫生系统面临巨大压力。“事实上,病例的海啸如此巨大和迅速,使世界各地的卫生系统不堪重负,”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周在一场发布会上说。(转载自BBC中文网)

1条评论

  1. 亲爱的宝钗张莉爱妻,今天又是大晴天,发的照片也能感觉到阳光的灿烂,那是我与我与“参天”小盆友一起晒暖暖。昨天阳性又减少到13人,反倒是河南天津病患在增加。今天健康之路对我很重要,一个人生活,绝不能发生“异物入肺”的恶性事故。前段时间还没来暖气,交感神经又搞得天没亮就饥饿难耐,于是,常常得得瑟瑟拿着馍馍咸菜,当然不用手拿,尽快钻进被窝里吃。现在想想真有后怕,万一馍馍卡进气管,就连叫“120”都不能够了!以后再不敢这样了!吃东西一定认认真真,保证食物准确咽到肚子里,特别是吃花生瓜籽,每天都当零食吃,往往心不在焉,最容易出事。由此我也想出个自救办法:万一卡住,赶快趴在椅子或沙发上,头比身子低,猛咳!甚至把胸部撑起,再向椅子上冲击,头始终最低。好在血压不高,不会发生脑出血,有时水唾沫呛了,就是把头低过身子猛咳,一两秒钟就平息了。总之,今后要把“异物卡呼吸道”当作生死攸关的大事来对待,绝不能再麻痹大意,小妹莉莉放心,哥哥决心改错,咱俩今生今世不分离,要天天爱我的莉莉。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