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成为魁省注册护士需要克服的困难

魁北克移民与融入部(MIFI)、蒙城华人服务中心、以及两位华裔护士的多角度介绍。经历了近两年的新冠疫情,魁北克省目前面临严重的护士短缺问题。早在七月份,加拿大统计局的数字显示,2021年的第一季度,魁北克的医疗保健和社会援助部门的职位空缺同比增长了5,900个。魁北克省卫生部长克里斯蒂安·杜贝(ChristianDubé)当时就此评论说,“我们正处于危机模式”。

CBC的报道,93%的魁北克护士接种了新冠疫苗,但依然有近两万名护士没有完全接种,或疫苗接种状况不明。上周,杜贝宣布将不接种疫苗护士遭停职的期限延长到11月15日。同时,省卫生部门投资近$10亿,以奖金奖励等方式,希望吸引护士加入或者是重回省公共卫生领域。

通过邮件,魁北克移民与融入部(Ministryof Immigration, Francization and Integration,MIFI)回应了加广中文台的相关问题。根据移民部的介绍,为了缓解护士短缺问题,魁北克移民部与魁北克卫生部合作,全世界范围内招聘符合资格的护士。在2020年至2021年间,从国外招聘了348名护士;而2019年至2020年间,这个数字是366名。

长期从事华裔新移民融入以及职业规划的蒙城华人服务中心(ServiceA La Famille Chinoise Du GrandMontréal)主任李西西接受加广中文台采访时表示,对中国移民来说,各类专业资历认证是个老问题了。希望从事护士工作的中国移民,最大的困难,一方面中国和魁北克的医疗系统有差异,在中国的护士学习和工作经验在认证方面存在问题;另一方面,是语言关,因为必须通过法语专业考试,才能够正式成为魁北克的注册护士。她表示,他们中心也了解到,魁北克目前护士短缺的局面,但省政府目前吸引国外护士的来源地重要是法语区国家,比如法国、比利时、摩洛哥、突尼斯等,因为不需要再经过语言培训这一关了。

在护士学历认证方面,魁北克移民部对加广中文台的回应显示,“没有一个专门针对中国护士学历的认证程序。所有在国外接受过护士培训的人士,必须首先向魁北克护士协会(OIIQ)提交文凭和培训文件。根据个人技能分析评估的结果,OIIQ有一个融入护理专业的计划,该计划‘可以在教育机构的临床环境中实习或通过进修培训来完成’。”

而魁北克对注册护士的法语语言也有统一要求,那就是“未完成至少3年法语学习的考生有4年时间通过魁北克法语委员会(OQLF)的专业测试,在此期间可持临时许可证进行实习”。李西西表示,对很多华裔来说,法语是最不占优势的。此外,护士的专业性还是很高的,有些人注册了护士学习,但半途而废 —— 这个比例据我、她所知还是蛮高的。所以,在魁北克医疗体系中,第一代的移民并不多见。

蒙城华人服务中心等华裔移民服务机构曾向魁北克政府提出过一些建议。李西西说,“其中包括,对一些有护士工作背景的或者愿意从事护士工作的移民,可以在他们申请移民、等待审批的时候,就开始给他们一些职业咨询、提供法语学习机会等,这样他们抵达魁北克之后,语言障碍会少一些。”李西西女士还提出,如果医疗体系里有更多的人会说中文,对华裔社区是很好的,因为很多老人不懂英法语。

李黎(化名)是魁北克的华裔注册护士。他在接受加广中文台采访时表示,成为护士确实是个艰难的过程,但也不是不可能实现。他在国内的专业是电气工程,2003年出国前筹划职业方向的时候,他考虑到护士的职业前景和收入,于是决定做一名护士。他于移民第二年进入一间CEGEP修读护士课程,2007年毕业,之后进入麦吉尔大学完成了护士本科学位。2009年毕业后一直在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的医院工作,还曾有过两年做急诊室护士的经历。

他介绍说,自己的护士课程都是以英语修读的,在通过了魁北克的护士资格考试之后,他需要通过省的法语语言办公室测试,否则会失去护士资格。现在回想起来,李黎称,说句实话,确实是不容易的,不过,也不是不可能。李黎说,“现在出国移民的人当中,很多在国内也是有一定学历的,所以学习能力是没有问题的。比如在学习护士过程中,会遇到大量与专业相关的医学词汇,只要掌握了一定的规律,也不算难。”

不过,他个人比较头痛的是法语。他说,可能有些人的语言能力比较好吧,但对自己来说,法语是最艰难的部分。当时,他选择继续完成麦吉尔大学护士本科,其中一个原因是,在魁北克做护士不需要本科学历,但加拿大其他地方都需要本科学历。他计划,如果法语过不了关,至少还可以去其他省份做护士。所幸,经过了三次考试,他终于通过了魁北克省语言委员会的专业测试。目前,他已经是科室的副护士长,也早已经适应了魁北克的护士职业。而在工作过程中,他最大的感受反而是文化差异,他说,比如遇到癌症病人,中国的传统是不要告诉患者,要和家里人先沟通,但是在加拿大,会认为病人有知情权,这是需要在实践中才能了解的。

和李黎相比,另一位华裔护士张惠琳(Huilin Zhang)表示,她9岁就随父母移民魁北克了,一直就读法语学校,所以法语不是问题。她用了五年的时间,两年护士专科(CEGEP)加上三年本科,成为了一名注册护士,目前在一间大医院的急诊室工作。但她认为,选择护士这个专业,尽管她的父母很支持她,但是国内的亲友、父母身边的朋友反而不大理解。她认为,这还是个观念的问题。她说,有些华裔的观念上,“护士是个低人一等的工作,很累,不够体面”,所以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做护士还需要本科的学历?为什么她还想继续读硕士?

张惠琳认为,那些人不理解在北美的护士工作的意义和未来发展的各种可能性,比如,北美有经验的护士在患者治疗过程中的作用非常大,对患者的情况了解也更多,可以为医生提出建议。最近,张惠琳参与了“蒙城亚裔医疗健康青年协会,YAHPA”的活动,这是一个公益性的组织。张惠琳说,“自己就是希望能向更多的亚裔年轻人解释‘护士这个职业是不错的,能够实现经济自由,也是受到尊重的、有很多发展可能性的职业’。”

对于想成为新移民的护士,李黎认为,要做好吃苦的准备,比如目前大疫情的状态下,做护士要面临很多挑战,但总会慢慢熬过来的。他表示,目前来说,护士是个很紧缺的职位,在美国加拿大都是如此,但入职门槛并没有降低,必须符合这边的专业资格。自己所在医院就有来自大陆的护士,也同样是吃了很多苦。但也有一些在麦吉尔的同学因为法语问题,或者收入问题,去了其他省份。张惠琳则建议,如果你已经在修读护士课程了,那最好可以读一个本科,这对未来会有更大的帮助。(来源:RCI)

1条评论

  1. 亲爱的宝钗张莉爱妻,昨天健康之路讲咳嗽,女性阳虚若再怕冷,就容易咳嗽,而且难平息。因为我多年不咳嗽,也没太细看。其实,我小时候是个“咳嗽王”,基本把一辈子的咳嗽都咳完啦。记得一次咳嗽,半夜在医院里打针,疼得“哇哇叫”,边咳边哭尽情闹!父母都在跟前,却无可奈何。出医院看到黑暗中的城墙,长大后才对上号,那是西安唯一的儿童医院,离家六站,半夜又没公交车,更没出租,是父母轮换抱着赶到医院的。之前肯定是先去了附近的113厂医院,可能严重才连夜跑到儿童医院。这些不知是咳晕了还是瞌睡了?都没印象,只有打针刺激强烈。再是十二岁支气管炎咳嗽,破天荒能打青霉素了!一针下去再也不咳了,直到现在。后来在煤矿拍胸片,说有钙化点,推测以前得过肺结核,这倒把我吓坏了,痨病!林黛玉之症!也是后人推测的,不治之症!居然自己能好?肯定与青霉素没关系,摸着胸腔还真有点后怕。所以,也就忘了提醒你看健康之路。爱我的宝钗莉莉,年龄大了到太阳多的暖和地方生活,就能少咳嗽也不用吃“冷香丸”了。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