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语言历史要悠久的人类手势

人类的手是可以辅助语言、促进沟通的工具,也可以帮助回忆词语,塑造思想,甚至可以改变人们所听到的声音。即使是天生失明的人在说话时也会做手势,所以人们可能会认为,人类所做的手势是可以被普遍理解的。但事实并非如此。“竖起大拇指”可能是很多文化中以及当代社交媒体上一种很常见表达感谢的常见方式——真棒、太好了!但是在欧洲和中东的一些地区,这个手势可能具有冒犯性。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的语言学家高恩(Lauren Gawne)就警告说,手势很常见,但不一定是普遍的。

竖起大拇指
手势的含义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改变。2003年的新闻报道称,美军在伊拉克旅行时,伊拉克人竖起大拇指欢迎美军。当地人是在支持外国军队还是表现粗鲁?据美国国防语言研究所(一家为美军提供外语培训的机构)称,中东人在第一次海湾战争后就采用了西方对中东人竖起大拇指的做法,作为支持中东人的象征。也许他们并不像有些人想的那样粗鲁。最近对中东的外交访问也表明,西方的使用很普遍。但即使是在西方,竖起大拇指也不一定都是同一个意思。例如,戴水肺的潜水员用大拇指朝上表示“我要到水面上去”。

竖起大拇指手势的起源是有争议的。有些人把它归因于角斗士战斗的高潮,这场战斗中决定了失败斗士的命运。大拇指朝上或朝下是否意味着生死,或者是否竖起任何大拇指都是好事,这是有争议的。高恩说,向别人伸出大拇指的手势比拉丁语口语存活的时间还长,这令人印象深刻。显示了一种姿态跨越文化和时间的力量。但是,手势的起源很神秘,用法也从表示生死变成了“一切都好”或一些下流的意思,这说明手势可能不会永远都有相同的意思。就像伊拉克人问候美国人一样,一个手势可能同时表示两件事,或者两个手势表示同一件事。“在地中海的部分地区,土耳其、希腊和意大利南部,你有另外一种说‘不’的方式”,芝加哥大学认知科学家库伯莱德(Kensy Cooperrider)说。你可以摇一摇头,也可以把头缩回去,从另一个说话者身边拉开。“所以你可能会同时在社区中得到这两种姿态。”

手势和语言
另一个有不同意思的是手的指向。悉尼大学语言人类学教授恩菲尔德(Nick Enfield)认为,手指是语言的前身,对早期人类交流至关重要。但在每一种文化中,指指点点所代表的意思是不一样的。在美洲、非洲、东南亚、澳大利亚和大洋洲的部分地区,用头、鼻子或嘴唇指向身体是很常见的。库伯莱德认为,这些地方的文化可能会在狩猎等情况下重视而谨慎。能够在不引起别人注意的情况下巧妙地传达目标的方向,这是很重要的。所以,如果像赞同、反对和指指点点这样普遍的东西在不同的文化中都是不同的,那么对每个人来说,有没有什么是相同的意思呢?这些姿态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吗?

库珀莱德说:“世界各地的人似乎都喜欢用手势表示时间,他们喜欢把明天放在一个位置,把昨天放在另一个位置,具体的位置可能因文化而异。”他说,对于说英语的人来说,时间是从左向右移动的,我们倾向于在身体前面用手势表示未来的事情,在肩膀后面用手势表示过去的事情。葛恩和库伯莱德都说,“掌心耸肩”似乎很常见,尽管它的起源还不确定。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在15世纪写下并画出了这个手势(《最后的晚餐》(The Last Supper)中有三名观众似乎在耸肩)。但库伯莱德也研究了现代文化,包括阿拉伯语和祖鲁语,在这些文化中,这个手势似乎是翻译过来的。

传达特定含义的手势,比如“我不知道”或“一切都好”,被称为象征性手势。“如果你跨文化观察,这些象征性的手势被用于人际控制,”库伯莱德说。“它们不是用来描述物体的。你可能会想,人们会对水、肉、跑步等有一个手势。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些手势主要是为了操纵社交世界,让人们停止正在做的事情,或者回答问题。”所以,虽然可能有细微的差别,但大多数文化似乎都是通过人的手和身体来传达基本含义。欧洲法兰克福大学的语言学教授柯奈莉亚·穆勒(Cornelia Müller)认为,手势的基本组成部分可以被进一步分解。她描述了四种类型的手势:塑造、绘画、动作和代表。

造型包括用手塑造你面前的物体。例如,足球裁判可能会用掌平的双手来塑造球的形状(这一手势用于表示防守者做出了公平的阻截)。绘图是类似的,尽管通常涉及到使用指尖环绕物体(就像裁判追踪一个矩形以表示要求观看视频)。表演包括对物体的动作进行模仿,就好像那个物体在哑剧演员的手中(就像假装用笔写字),而表示包括用手来代替物体(就像用张开的手掌来代表纸)。如果你要模仿“要钱”的动作,举起一只手掌,假装用另一只手在上面写字,你就同时做了最后两个动作。张开的手掌代表一张纸,另一只手在用笔写字。随着非接触式支付和应用内支付兴起,许多年轻读者可能从未支付过带有签名的账单(疫情加速了这一趋势)。但手势仍然会得到期望的回应,这表明符号可以失去字面意义,但仍然保留象征价值。

手势的分类
香港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手势研究研究员哈里森(Simon Harrison)认为,手势的基本分类应该被普遍理解。当有人试图在他们面前塑造一个物体,或当他们模仿一个动作时,即使试图传达的内容没有被理解,人们也能分辨出来。有了这些具有象征性的手势,新的标志就可以创造出来了。哈里森研究了工业环境中的手势,比如嘈杂的食品生产工厂,工人必须戴口罩。在这些环境中,手势是最有用的交流方式。哈里森说,人们凭直觉创造并理解“停止”、“重复”和“更多”等简单动作,并能编写自己的手语。

当我们只关注一只手的象征性形状时,比如竖起大拇指,手势就变得更加主观。这些都是它们所代表的概念的任意符号——向某人展示拇指意味着一切都很好,这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主观性令他们的意义变来变去,加恩说。像竖起大拇指一样,mano在fico或“fig手势”中也有不同的含义,可以粗俗,可以无害,在世界各地都有。这是1832年出版的《那不勒斯和古典时期的手势》(Gesture in Naples and Gesture in Classical Antiquity)一书中所诠释的20个手势之一。在意大利和其他欧洲国家,这相当于向别人竖中指,但在其他地方,比如克罗地亚,这表示没有别人想要的东西(你只有一个fig)。对英美读者来说,这个手势更像是一个成年人假装抠鼻子时对孩子做的手势。

但哈里森表示,交流语境应该清楚地表达意思。虽然同一个手势可能有多种含义,但我们可以从整个语境中拼凑出手势者的意图——他们在说什么,在做什么。从几百年前的观察中研究手的图画,只能有限地揭示对这个手势是如何理解的。“我认为,他们讨论手势的方式……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是有限的,”他说。“与思考者对待身体、运动和思想的方式截然不同。”没有一个手势是孤立的,除了一种:表情符号。

如果你曾经在文本中难以表达讽刺,你可能会求助于表情符号来帮助你。加恩说,我们的书面语言明显缺乏表达情感的方式,比如讽刺,因为非正式写作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想法。她说,几千年来,非正式性仅限于口头表达。她说:“互联网开启了非正式书面交流,我们在非正式书面表达中存在着这一鸿沟。表情符号是人们用来填补这一鸿沟的资源之一。”加恩与Unicode的语言学家麦卡洛克(Gretchen McCulloch)和丹尼尔(Jennifer Daniel)合作,在官方的Unicode表情符号词典中增加了更多手势。将手势编码到Unicode字典中让加恩兴奋的是,它们的功能如此之多。事实上(就像真正的手势一样)它们的含义可以改变,这一点很有用,她说。海星的图像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海星,但手的形状可以根据不同用户来赋予它含义。

最早的手势表情是举起的拳头,两只手指组成V形的手和张开的手掌。最初这些图形代表“石头”、“剪刀”和“布”,不过V形也可以代表“和平”或“胜利”,以及举起的拳头表示“黑人的命也是命”。加恩希望一个小指突起的表情符号有一天会被接受。这个手势可能会让说英语的人想到“小指承诺”,甚至是喝茶,但在印度,它是一种暗语,微妙地询问厕所的方向。加恩和她的同事说竖起小指可以表示:花哨的、优雅的、礼仪的、承诺的、努力的、厕所和权力的举动。

批准新提案的小组委员会需要时间,因为新表情符号一旦被包含进来,就会永远存在。但对加恩这样的研究人员来说,这种永久记录是有用处的。“(在出现数字记录或视频之前)我们可能失去了一整套专业的手势交流,但我们没有意识到。”加恩等着他竖起小指。如果成功了,一种特定文化而有用的问路方式将永远保存在人类的数字记录中。也许再做其他手势就不会有什么意义了。(转载自BBC中文网)

1条评论

  1. 亲爱的宝钗张莉爱妻,昨天说到你的长发,你有兴趣,索性我就多说几句。趁现在头发未黄未白,剪下来做成假发,就始终保持了这个年龄的发色,这也是人生一个阶段的纪念。再过一段年月数,发色变化大了,再蓄发再剪下再做成假发,又是一个纪念。都是自己的头发,不论用与留,都是很坦然滴。夫君哥哥我更会爱惜,当成我们恩爱的一个见证。莉莉回来了,我替你剪下来。当然,让做假发的师傅们剪下来更好,他们知道该如何剪。莉莉冬天穿戴严实,怕风怕冷,头部捂得太热,大脑控制系统肯定会有影响。另一方面,洗完头发,很长时间才能干,这期间头部又散热太多,大热大冷对大脑神经调控都是不利。剪掉长发就能减少“大热大冷”,如果再中西医调理调理,是能够恢复滴。我一冬天从来不戴帽子,没头发时也不怕风吹不感冒,说明大脑不怕寒冷滴。莉莉还是抓紧回来,咱们一起来帮你调理,你舒适健康了,我就能对得起天下亿万红迷,爱你心疼你!多伦多天冷,现在就不要剪头发啊!应该选在春末夏初天气变暖时剪发。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