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新冠住院患者出院数月后有遗留症状?

BC大学(UBC)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在因COVID-19而住院的患者中,有超过四分之三的人出院数月后仍然存在一些症状。

UBC研究人员最近在European Respiratory Journal(欧洲呼吸学杂志)上发表了上述研究。这项研究表明,在接受调查的人中,76%在出院3个月后报告说自己至少还有一种症状,而超过50%的人则说自己有多种遗留症状。其中两个最常见的症状是呼吸困难和生活质量普遍下降,生活质量下降包括人的运动能力、进行日常活动的能力下降,以及心理健康受到影响。研究人员发现,88%参与调查的人肺部仍有异常。

UBC人口与公共卫生学院呼吸医学系(School of Population and Public Health)主任克里斯托弗·卡尔斯滕(Christopher Carlsten)是上述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他说,“这项研究的目的是为了确保我们的(眼界)不应只局限于肺部,我们发现的问题远远超出了肺部疾病。”在接受调查的人中,近50%表示自己难以入睡,超过40%的人表示出院三个月仍感到虚弱,接近25%的人说自己持续咳嗽。

UBC这项研究结果与其他的一些研究的结果一致。之前已经有研究表明,COVID-19患者在痊愈后仍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有多种持续性问题,包括脑雾、心脏损伤、关节痛等。UBC研究报告的另一位作者艾丽森·王(Alyson Wong)表示,很多人对新冠症状的持续时间感到惊讶,患流感的人基本上在三个月内就能完全康复,但在新冠患者中,我们不会看到这种情况。UBC研究仅包括因COVID-19而住院的人,其中60%以前没有其他疾病。在受调查者中,男性占64%,平均年龄为62岁,不到三分之一的人为吸烟者或有过吸烟史。

研究人员艾丽森·王说,“我希望这个研究结果能够告诉那些有持续性症状的人,有这种情况的不仅仅是您一个人,很多新冠患者都有类似的经历。”UBC人口与公共卫生学院呼吸医学系主任克里斯托弗·卡尔斯滕则表示,希望这样的研究能够推动医生们更加认真地对待“长期”综合症。他说,“还在医院病床上与新冠抗争的人们理应受到更多的关注,但那些出院几个月后仍有较轻症状的人也需要继续获得护理。”BC大学研究人员准备对参与这项研究的人进行至少两年的跟踪研究。(文/黎黎,来源:RCI)

1条评论

  1. 心爱的宝钗张莉爱妻,这次找到的同班同学,另一个是我最要好的同学,我们曾经一度是形影不离,课余时间打扑克,四人盘腿教学楼散水水泥地上,我俩总是对家。吃饭打的饭菜,都是放在一起吃滴,就像小夫妻,但不是滴。他是有特点滴,同学们尊称他“韩赖子”,可能因为我太大度,所以不怕“赖”。如今有同学问我,上山下乡到扶风,据说又给他另起了个日本尊称。他是不是变成日本“赖子”,我还真不知道。在扶风我们离得很远,为了表现劳动积极,每天都累得像驴一样,从没来往过。后来我被贫下中农推荐上了法门高中,离得更远。大招工时,他是第一批到煤矿,那次见了他一面,“赖子”很是洋洋得意,终于赖得脱去了农皮。我那时还很可怜,不工不农“臭小九”,说“在校学生不能参加招工”,后来买通公社秘书,才最后一批到煤矿。所以我们分在不同连队,离好几里地。他跟“刘天文”在一个连队,天天扣砖坯烧砖窑,我们烧水泥烧白灰,业务也没联系。再后来,桑矿移交建字450部队施工。我们整建制调矿务局水泥厂,他们据说调宝鸡钢管厂了,“刘天文”那时已经去了天文台。别看这个赖子,是有点来头滴。其父是西北局秘书长,他小时候是在中南海长大的,国家主要领导他都见过。估计他父亲是重要秘书,起得名字都很有文学,叫“劲草”,取“疾风知劲草,路遥识马力”之意。他还说他父亲差一点与歌唱家王昆结婚。所以文革“狗崽子”,赖子“狗”得最厉害。当然,现在老得眼睛都眯到一起了,也就不“狗”了。群里发有“丁班”合影照片,我根本不相信那就是“赖子”。岁月真是杀猪刀,也“杀赖子”。疫情未稳,先不着急联系。爱妻莉莉你说是不是呢?将来有机会联系。其实他一点都不赖皮,反倒是容忍度非常高,从不恼不怒不耍赖,打扑克能容忍别人耍赖,就说明问题。莉莉也是容忍大度的妹妹,我可喜欢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