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界达人:苗延建警长

苗延建,是华人社区熟悉的人物。道左相逢,众人皆会亲切地叫他一声“苗警长”。这正是他当年任职多伦多警队,为民惩恶除奸的官阶。

我们相识多年,但一住城南,一住城北。平时见面不多,然而我对他的印象可说极其深刻。他眉宇之间充满浩然沉着、坚毅不拔之气。待人接物,却是温良友善,急人所急。常于危难之中,向人伸出援手,乐于助人。警官,是何等威严的职位。小民见之,心头直跳;匪徒闻之,望风而逃。可是苗警长与人交往随和有礼,乃一谦谦君子。以往我对他的生平不甚了解,经过两次长谈之后,对于他的人生经历、精神和业绩,我景仰钦佩非常。

他是山东威海人,父亲为当年香港英政府招聘的“皇家警察”。当他穿上军装,戴起帽徽,秉承父业时,内心真是感到由衷的自豪和喜悦。中国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各地的人有不同的个性。苗警长具有山东人能吃苦耐劳,埋头苦干的精神,不图虚名,注重实效。他自认自己的长处,是答应了人的事,总千方百计尽力完成。另一方面,他又有香港人的不认输,敢闯爱拼、敢于创新的精神。

苗警长曾在香港做小学教师。1974年移民加拿大,在百年学院完成了工商管理文凭,课余时间兼职不同行业。因此与社会各阶层都有接触,从中了解民情。后来他在肯德基炸鸡店做经理。那时加拿大政府放弃重欧轻亚的移民政策,改用打分法,全世界的人,不论种族或来自何国,只要够分,就可移民。苗警长洞察华人移民必大幅增加,届时一定需要华人警察,于是报考警队。其时华人的就业局限于科技职业,主要是工程师和化验员,尤以医生和理工科的大学教授为最崇高的职位,年轻学子,趋之若鹜,如痴如醉。苗警长见人所未见,取为天下先,只身闯海,的确甚具独特眼光。

所有当警察的人都要从巡警做起, 连警察总长也不例外。他们要调到不同部门,累积各种经验。如此工作五到十年,再通过考试得到上司推荐,才可成为探员。苗警长做过军装、便衣和交通警,成为探员后专职亚裔犯罪调查。亚裔犯罪以毒品和有组织犯罪最普遍,目前有组织犯罪已较为少见。他退休时,官阶是警长(Sergeant),职位是多伦多警队刑事侦缉科的探长,管一排(Platoon) 二十多人,是中级职位。

警察可说是高危的工作,但也并非行外人所想的那么危险。每次出动,都是一批人一起,而且事前有详尽计划,把危险减到最低。电影中的警匪枪战,飞车追逐,险象横生的镜头,在现实的警察生涯中发生甚少,那是戏剧的夸张和渲染而已。

当年华人警察极少,苗警长经常外借,全国“走透透”。他对指派的工作并无经验,故此每次外借,都要接受两周的训练。在警界中,很少人有机会受到这样各种不同的训练,所以对他来说是难得的磨炼。他做过谈判专家,有华人疑犯在屋内拒绝出来,派他进行说服。每次他都穿了防弹衣,后面有警察持枪保护。他也做过警队华语的发言人,写过华文新闻稿,更曾保护过到访加拿大的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和朱镕基。

这些要人自己有带卫士来,但不能带枪。每次他们到来,加方要出动三级警察:皇家骑警、安省省警,以及多伦多市警等百余人,因三级的职责不同,阵势十分之大。

苗警长以务实苦干、不争不拗的精神迈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解决不少工作上的问题。但他谦虚朴实,不言己长。对自己的业绩只偶尔提及。他曾破获毒品、凶杀、绑架、勒索等重大案件。他因为业绩卓著,才能于2011年获加拿大总督庄士顿(David Johnston)亲自颁发的警察功绩勋章(M.O.M Member of Order of Merit of Police Forces)。这可说是全体华人的盛事和荣耀。正因有如苗警长这样殚精竭虑、不畏强权的人,才能得到如此的高誉,这项勋章是加拿大警界的至高荣誉,通常只颁给高级警官。中级警官能获此勋章者绝无仅有。这肯定了苗警长过去35年在多伦多警署的卓越成绩。他是第一个获得此殊荣的华人。

苗警长对华人社区亲切关怀,为小民尽力。1991年起,他每年都主持“警民一家亲”晚宴。每次警察总长及政要都到场支持,数十华人团体参加,大大地促进了警民关系和相互了解。他更努力推动童子军活动,至今50年,是爱静阁388童子军旅的副会长。

2001年,他和热心人士创办了 “少年警讯(Community Police Cadet)” ,招募青少年,向他们宣扬警政的知识,聆听他们的心声,并给予他们穿上制服的纪律训练,从而建立领导才能及灭罪意识,促进社区的安全。

22年前,他参与成立了 “关注社区罪案协会” ,透过网站、讲座启发对罪案的意识。例如入室抢劫、电话诈骗等。

2014年,苗警长在警界服务35年后退休,华人社区为他举行了盛大晚宴。多伦多警察总长及超过350人参与。可是他“退而不休” ,仍热情澎湃地参与种种公众服务活动,并在同年参选万锦市议员。如今他是持牌的私家侦探,创立了 “皇朝顾问服务” ,从事私人调查、公司调查、犯罪受害者咨询、交通告票等服务。他协同一大批法律界、警界的精英及专家合作,必要时可以转介。在华人社区还没有过这样全面的服务,对此,社区感到十分的庆幸。

苗警长认为,加拿大的法律极复杂,一不小心就触犯了法律却不自知。他寄语各行各业必须彻底了解有关的法律,以求自保,免堕于法网。

作为前警官,苗警长以身作则的利民便民精神,为公众服务的种种成就,令我们深为感动。(文/林达敏)

4 评论

  1. 心爱的宝钗张莉爱妻,亦惊亦乍,虚惊一场,问题不大啦!昨天在网上又研究了一番,然后躺床上,肌肉彻底放松滴好好揉了半天,大有好转!结论——不是椎间盘突出,那会腰疼的。仔细感觉腰不疼,臀大肌最疼,就是小时候打针的地方,从而引发了臀部“梨状肌综合征”。从来没这么疼过,却不知为何要起这么个甜蜜名字?回顾发病经过:那时刚回到暖气西安,本来就耐寒勇士穿得就更少了,却在没暖气的阳台上洗菜,坐小凳上,弯腰俯身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臀大肌严重暴露严重受凉,正是左边对着风口,得了梨状肌综合征,牵扯到大腿外侧肌肉跟着疼。简单讲就是肌肉一动一痉挛,身体最强大的肌肉,自己把自己往死里拧,可想而知有多疼!我可能是疼点比较低的懦夫,还没出汗,就已经坐卧不宁了,一夜只想着到徐州开刀,把后事都交代啦,是不是有点可笑?看来我是当不了宁死不屈的革命者。说起痉挛,不由地想起我的爱妻莉莉,当年的胃痉挛、肾结石痉挛,大汗淋漓!真是让人心疼死了!我要向你学习,不是学你得病,而是学你的坚强意志。当然,咱们更多地是要吸取教训,年龄不饶人,保暖一定要当回事。就像“秋”微博里的萌萌小可爱,宁可捂得严实些,也别疏忽大意。莉莉,你说是不是呢?今后咱们时刻要相互提醒,携手看夕阳,互助度晚情。昨天《新闻联播》,王岐山又在广州出镜,国家领导周日一般没有大活动,新闻报道却占两分多钟。香港近来平静了许多。我心里明白,只是不能乱说。祖国,要有彪炳史册的大改革,说不定我还能尽一份绵薄之力。莉莉,咱们一起为国效力!

  2. 亲爱的宝钗张莉爱妻,我看你的粉丝在你微博里劝你不要再谈政治了。我倒是觉得,既然我们是炎黄的子孙,祖国的一员,就该关心祖国的政治经济、关心我们的同胞、关心红迷关心爱莉丝们的境况和未来命运。当然,政治不是能一下子搞得很清晰的,有时在认识上可能有偏差,甚至完全相反。但我们的主观愿望出发点是希望我们的祖国强盛,我们的人民幸福。我是一直非常关心国家政治军事经济等关乎百姓命运的大事情。因为我远离北京,只能依据我的水平来判断来认识。因为这个不足,所以我特别关注接近庙堂人的声音。你们周岭老师,就是其中之一。他如今算是国内尚能经常发声的红学大师,文坛精英,属于中国上层社会之名流,他的社交圈很广,其中不乏开国元勋之后和各界高人,所以信息来源也比较精准。从他那里我能感觉到国家到了大变革的十字路口,应该是到了危亡兴废的关键时刻,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看他近来几首诗,很有些惊心动魄。如:11月9日——昨夜回风梦五雷,南溟桃李已凋摧。卢生应弃黄粱枕,莫使无辜尽化灰。11月26日——声动鱼龙又一回,小城冬月听惊雷。苹风已蓄凌云势,直令鸱鸮胆尽摧。昨天——殷鉴何曾辨是非,秦皇汉武续相违。迩来国在山河破,夜雪西风烛泪飞。他的诗除了大气磅礴、典故众多、寓意深刻外。仔细品味,很有君子志士的忧国忧民之情怀。正如我们国歌所唱得那样!一百多年来,我们中华民族确实经历了太多太多磨难。但是,祖国正在潜移默化地转变,这也是我远离“北京喧嚣”而能够冷静思考的结论。莉莉,一切会是美好的!莉莉,我今天已经能“站着说话不腿疼”了,尽管主要是靠一条腿站着。另外,耳朵不需要掏的。身上的黑痣不要去招惹它,相安,静观。爱我的莉莉。

  3. 心爱的宝钗张莉爱妻,昨天没顾上看“健康之路”,今早一看,觉得有必要写给你。也不知你平时看不看这个节目,反正写给你对照一下,也能留到以后预防。主要讲“甲状腺功能减退”,简称“甲减”,严重也要命。许多人都不知这个病,病情也非常隐秘,容易与其它病混淆,当成其它病诊治。据统计98%的病患未被发现,人群发病率约18%,女的是男的5倍多。自检的办法也有。一是拉发试验,至少3天没洗头的情况下,然后从上到下撸一缕头发,如果掉发在5根以上,而且头发干枯发黄,该算病理性脱发,有“甲减”可能。二是早晨一醒来就腋下量体温,连续3天在36度以下的。同时数心率,心跳次数每分钟在60次以下的,要怀疑有“甲减”。三是在正常状态的一分钟内,对照有以下身体状态的:乏力犯困,记忆力下降,体重增加,皮肤干燥指甲脆,畏寒怕冷,情绪低落,便秘,肌肉骨骼疼痛,心跳变慢,胆固醇增高。这十项中有5项以上的,基本可以初诊为“甲减”。到医院内分泌科,抽血化验。治疗也很简单,在医生指导下服用“甲状腺激素药片”就行。许多人当成其它病治疗,吃药打针就是不见好。这类药应在几天内逐渐达医嘱量,不宜猛地打破原平衡,抗生素类则例外。爱妻照片显示“怕冷”。再联系2012年你生日那天在“中国文艺”节目中,穿得那么单薄,似乎又怀疑有“甲亢”。也就是说,很担心你的甲状腺分泌不稳定,应高度警惕。应该到医院做个甲状腺B超检查。很简单,就在脖子前面抹点润滑剂,拿个探头抹抹就有结果了。我这两年耐寒,就专门用B超抹了抹,还化验了血,不是“甲亢”,甲状腺也没有结节肿瘤,倒让人发起愁来——为什么返老还童不怕冷了?难道只是爱情的火焰?那真要感谢甜美的爱妻莉莉。莉莉,北美和中国北方都降大雪,这天气就不要坐飞机了,安全第一,爱你。

  4. 心爱的宝钗张莉爱妻,自从联系上初中同学,才知道越来越多遗失流落的同学被找到了。尽管都不认识了,甚至名字都很陌生,但一联就通,一说就热,仍然亲密无间,兴奋无比。毕竟都有两小无猜、同学少年的纯真情谊,现在虽然老了,依然两老无猜,说话都没有障碍芥蒂。当然,对我与张莉定婚,都有着意外惊喜!我曾经的另一个女同桌,竟问:“你都痴呆了,还说行动不便要买轮椅,怎么会找到年轻漂亮的张莉?简直是外星球的奇迹!”其实情况是这样,群里发了11月16日班上十几个同学的合影,我悻悻地在群里说:“老实交待,我一个也不认识,也许是老年痴呆了”。另一个同学叫我赶快回西安团聚,我只好撒谎说:“得了梨状肌综合征,走不成路啦!现在正在考虑买什么轮椅,手动的?电动的?自动的?跳动的?飞动的?还是不动的?现在只能不动!”明明是开玩笑嘛,是不是他们确实不知道“梨状肌综合征”究竟是什么恶症?其实我以前也不知道“梨状肌综合征”是什么症?都信了!以为从此坐轮椅了,也就不再追我回西安了。莉莉,不知为什么,我这些同学好像都偏向你,觉得你和一个痴呆坐轮椅的糟男定婚,太亏得慌!抱打不平呢,你说他们心好不好?将来你要谢谢他们。莉莉,你一定也怀念你“战旗”的小战友们。将来,咱们也要去看望他们,我会向他们坦白,我永远爱战旗小妹张莉,每天给她写“恩爱”情书,已经写了多少万字啦?……到那时再统计啊。只是别把他们吓着了。所以,咱们还是早去为好。再告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同学的儿子在大多伦多万锦市,要不要去看望你呢?需要的话,给我一个报警暗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