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成就我的人生

–荣获加拿大联邦政府颁发的“艺术终生成就奖”的感言

2018年10月6日,本人作品参展了由北美艺术研究会和加拿大海途文化教育交流协会联合主办,加拿大广东国际贸易商会承办的“北美艺术国际精品展”。

那次盛会,加国政要云集。由于我从事艺术多年,渐渐为人所知,并且自从移民加拿大后,多次以拍卖画作的形式,筹集资金帮助加拿大东西岸的医院与慈善组织,每次拍卖都成绩不俗,借自己美术才能贡献加国社会。有鉴于此,加拿大联邦政府决定对我颁发“艺术终生成就奖”,以资鼓励。颁奖仪式10月12日晚于多伦多富丽华酒楼举行。

主办方北美艺术研究会自创建以来,致力于推动中加两国文化交流,值得赞赏。这次活动,联邦国会议员,联邦遗产和多元文化部部长Pablo Rodriguez与其他众多议员都纷纷发来贺信。

我能在移民枫叶国的第十三年荣获加拿大联邦政府颁发授的“艺术终生成就奖”,对此殊荣,实感受宠若惊。

ty5-2

ty5-0

画友及亲友们纷纷祝贺,有媒体朋友询问:“作为身处异国他乡的华人,得加拿大政府如此肯定并颁发“艺术终生成就奖”,实属不易。为甚么先生对此不太提及?这是喜事,应该发表一下感言吧。”我深以为然,这是可喜可贺的事!

我生平不善张扬,近来亦忙于筹备画展,但这是加国联邦政府的特大褒奖,岂可没有个表示?我太感谢政府的器重了,尤其是我是位移民来的华人,同时,亦和大家分享一下,此举实属应该。

我从艺五十五年,已过半世纪有余。小时的兴趣是满地涂鸦,壁上课本上几乎无处不画,父亲并不责怪,反而大赞曰:此乃手宝,非人皆有者!于是带我去拜同村的老画家林介如先生为师。

林介如老师原是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高奇峰先生的学生。认祖归宗,便属岭南画派了。我在介如先生家学画九年,打了一些基础并考上了广州美术学院,当年我是整个中山县唯一能考上的学生。

在广美时,我又有缘得到关山月和黎雄才两位大师以及其他名师的指导。毕业后,我在文化馆做美术工作,后派去筹备博物馆,从事文物工作,后来又下海经商办了厂。这些社会活动扩展了我的视野也丰富了我的阅历。

然而,画画始终在我人生中占了很重要的位置,我还是重操旧业躬耕砚田了。幸好我与家人移民加拿大这个很适合我画画的地方,从此,我专注创作,而即使是身处西方国家,我依然坚持中国画创作。

ty5-1

ty5-1

很多人的固有思维是以为中国画只能画中国景色,其实国画也跟油画一样讲究实地写生的,中国画的笔触可以画遍全球,无论东西方风景。我在2009年在温哥华市中心的中央图书馆举办个展,有许多不同国家不同族裔的人观看。

在我的画展留言簿上至今保留着十七个国家文字的留言,他们大为惊讶,尤其是加拿大当地人,他们似乎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北美的风景是可以透过中国画来展现的,当时的录像和照片都保存了这些场景。

作为画家,手里拿着并不是油画扁平的毛刷而是一管可八面出锋的中国毛笔作画,偏偏作品还是能让西人认同,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威力,艺术确是无国界的。

有一个白人看到洛基山的画作时感动落泪,而当我回故乡办画展时,许多观众都虽说没有到过北美,但通过那些画面依然可以看到北美的靓丽。我的画作中“洛基雄姿”及“戈壁寒云”都是描写北美地区的,2017年香港政府举行全球水墨画五百强大展,我的画作双双入选参展。

当我需要新的绘画素材时,我又举家全球环游,通常是下了飞机后租车四处找景点,亲自现场写生。

我素爱山水,旅行与其说是家庭娱乐之一,倒不如说是寻找创作素材的出差任务。我需要从万物殷陶中吸取灵感,通过写生搜集创作素材。年轻时,我就在国内走遍了大江南北,定居温哥华后,除了附近景点,我经常跨省开车前往洛基山,以及到南面的美国。还到欧洲,诸如意大利的多罗米蒂山区和瑞士的阿尔卑斯山脉采风写生。

我将于2019年参加澳门政府为陈金章教授和我所举办的师生联展。陈金章教授是我在广州美术学院时的班主任,退休前为硕士研究生导师,他是现在岭南画派之中公认的还健在的泰斗了。陈教授以90高龄还愿意与我这个学生联展,是我的荣幸,他之前还每次都参加我的画展为我助阵。我的一生中能有那么多名师实在是幸运之至。

一个画家能同时得到海内海外的肯定认同,夫,复何求!艺术是我终身伴侣,是我永远的追求,而我所得全是上天的赐予和大家的厚爱,更是大力提倡多元文化,自由民主,包容大度的加国联邦政府的关怀,令我感激不尽,我会更加努力,更上层楼,以此报答社会对我的期望。(文/林再圆,题目为编者所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