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设计双年展

2018伦敦设计双年展邀请40个国家、城市和地区齐聚一堂,探讨设计对生活的影响。威廉•库克(WILLIAM COOK)实地走访,考察了将主题设定为”情绪国度”的由来,以及当各种艺术双年展云集下,还需要举办设计双年展的原因。伦敦设计双年展在市中心的萨默赛特宫(Somerset House)举行,为全球最具创造力的设计师打造一座舞台。参赛作品来自40个国家、城市和地区,从波兰到巴基斯坦,从瑞典到索马里(包括除南极洲以外的各大洲),这幢宏伟辉煌的历史建筑摇身一变成为设计联合国。

2016年,首届伦敦设计双年展在萨默赛特宫举行,主题为”乌托邦”。2018年的主题是”情绪国度”(Emotional States)。主题带有神秘意味,引发广大反响,包括斯堪的纳维亚的艺术机器人装置,以及澳大利亚的全光谱装置。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家居展或家用电器展。很多装置摆在家中也相得益彰,展现当代艺术。如同威尼斯双年展,各国以国家馆的形式展出,内容无奇不有。印度国家馆向生产靛蓝染料的工人致敬,他们传承了手工生产出的这种浓缩染料。加拿大国家馆颂扬加国多地的署名以情感命名,比如”快乐旅程”(Happy Adventure)、”孤岛”(Lonely Island)等。加拿大女作家门罗(Alice Munro)如诗一般写道,”一生之中,只有零星之地,也许仅有一处,是分水岭,其余都是漂泊的地方。”

英国展出了《反抗地图》(Maps of Defiance)的装置,展示了数字仪器如何摄录并保存摧毁文化遗产的证据。英国还有其它展品,利物浦(Liverpool)通过极其精密的望远镜投射影像,展示了宇宙的浩瀚;来自苏格兰邓迪(Dundee)的展品探索游戏和虚拟科技如何帮助年轻人探讨心理健康;利兹(Leeds)的艺术作品一触即发,灵感源自英国的神话。那么主办方为什么将”情绪国度”定为本届双年展的主题呢?双年展的艺术总监特纳(Christopher Turner)说,”这个主题旨在鼓励令参观者身临其境的互动艺术作品,让参观者有实际的体验,同时也能增进认识。”在特纳看来,这一理念恰逢其时。各国不仅在计算国内生产总值,现在也积极衡量幸福指数。从委内瑞拉到阿联酋,幸福部官员走马上任。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任命了一名孤独大臣。

两百年前,英国功利主义哲学家边沁(Jeremy Bentham)提出以最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为立法的最佳基础。在美国宪法中,追求幸福至高无上。然而,近年来各个国家才开始纷纷着手解决幸福问题。不丹率先推行,采用国民幸福总值指数,2012年,联合国首次发布《全球幸福指数报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该报告称,最富裕的国家得分最高,最贫穷的国家得分最低。并无逆转之处。然而,民意调查机构盖洛普(Gallup)进行了一项更为复杂的调研,名为《全球情感调查报告》(Global Emotions Report),结果更能说明真相:盖洛普向142个国家的149,000人发问,比如 “昨天睡得好吗?””你受到他人尊重吗?””你经常微笑或开怀大笑吗?”还有”是否感到疼痛、愤怒、担心或压力?”这一次,位居榜首的国家是巴拉圭,在《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中排名64位。英国排名38位,与德国和美国并列。拉丁美洲国家多亏有强大的家族和社会关系,尽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水平较低,但排名靠前。

这些国家馆的布展证实,涉及到培养福祉时,金钱不是万能的。意大利、巴西和阿根廷都强调植树造林的意义。奥地利描绘了反乌托邦的阿尔卑斯山,受到全球变暖的侵袭。而悲观失望中也有希望和乐观的信号。德国着力将垃圾变为家具。”这是首都首次举办设计双年展,”特纳解释道。”让人们齐聚一堂参加这样的盛会很重要,有利于相互交流思想。”特纳希望此次双年展助力缓解我们这个时代的情绪失控和政治分化。

艺术双年展云集,是否真的需要设计双年展?特纳说,”设计主要是为了解决问题,因此它有艺术展不具备的实际用处。设计本身就是质疑的过程。”伦敦设计双年展提出很多疑问。也给出一些方案。”一些试图回答的重大问题有:可持续性,移民。”设计师对这些议题的处理和艺术家不同。特纳认为,不管怎样,设计对我们的生活方式有很大影响。”好的设计的确能产生很大的影响,但设计也会带来负面影响。”伦敦设计双年展的设计师深入探讨新技术,思考如何让电脑为人所用,而不是人被电脑利用。

设计是对我们所处时代的反思,自2016年萨默赛特宫举办首届伦敦设计双年展以来,时代又添新貌。特纳说,”环境颇具考验。伦敦真的应该强调,欢迎企业和创意工作者社群进驻。很多在这里工作的创意工作者社群,特别是来自欧盟地区,目前感觉不太受欢迎,我希望像这样的活动多少有助于消除那种感觉。”(转载自BBC中文网)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