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女性学习自我防卫?

女学生们用印地语喊着“快走、快走”,跑进了礼堂,她们相互引导着排成一排排。有人整理了一下绑着长辫的红色大蝴蝶结,这是她们校服的一部分。然后她们屈膝摆出了防御姿势,握拳。“Oss!”她们喊道–这是一种空手道的行礼方式,是日语“押”和“忍”的结合。她们向导师微微鞠了个躬,然后便开始了出拳、劈掌、踢腿一系列动作,时而掺杂着咯咯的笑声、悄悄的低语和羞怯的笑容。

“不许笑!”康斯特布尔·雷努(Constable Renu)警官在上方的舞台上喊道,她和许多印度人一样只有一个名,她的白色T恤背面印着“尊重女性”。“你们觉得他们在攻击你的时候会笑吗?”她问。“你必须愤怒回击。”女孩们止住了笑,更快地向空中出拳,更坚定了。这是她们的第七节自我防卫课,许多人说,觉得自己更有自信去保卫自己了——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事。。

这个为期10天的免费课程由新德里警察局主办,它融合了空手道、跆拳道和柔道的动作。在过去的八年里,康斯特布尔·雷努一直在公立学校和大学教授这门课程。这项由几名女警官负责教授的课程计划,还包括女子夏令营和冬令营,以及一个名叫“男子性别敏感”的课程。该课程由律师带领,教导男性如何帮助有困难的女性,如何在公众场合更加尊重女性。这让他们“对姑娘们和女性更有责任感”,康斯特布尔·雷努说。

包括最近引起了全国强烈抗议的八岁女孩被绑架、轮奸、杀害事件在内,一连串新闻标题说的都是全国各地的残忍侵犯,这加重了女性的焦虑。往后六个月的课程因此全被订满,康斯特布尔·雷努表示自己从未如此忙碌过。自2012年,一名23岁的女性乔蒂·潘迪·辛格(Jyoti Pandey Singh)在印度首都乘坐公交时遭到殴打、轮奸和致命伤害之后,女性都十分紧张。那次袭击促使人们对这个长期存在,却又很少提及的问题展开了深刻的反省和激烈的公开讨论。这也使女性在这样的侵犯中,有了站出来要求正义的勇气,而不只是沉默忍受、羞于发声。

在最近一个周二的上午,康斯特布尔·雷努在NSKV(Navjeevan Sarvodaya Kanya Vidyalaya)学校里带领着大约180个年龄在11岁到17岁不等的女孩过了一遍可能发生的场景,比如当她们走在街上时被男人从身后抓住,打了她们脑袋一拳,或是扑向她们的脖子。在每个场景中,女孩都会用之前学过的化解动作进行反击–她们一齐低吼、踢腿、出拳。康斯特布尔·雷努说,“我们在课堂上教她们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如何在被袭击时高声喊叫。”她解释,女孩子往往比较矜持,很难制造出足够的动静,警告他人自己正处于危难之中。“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本身已经非常有力了,”她说。

作为初来新德里的人,我震惊于那些让我小心的建议和发布的严肃告诫。几个星期前,我带着我的小儿子去了一个公共公园,看着他走向了另一个由祖父母照看的小男孩。他的外祖父母是从加尔各答过来小住的。他们谈到常常会来首都看望女儿和她的孩子。“感谢老天让我们有的是外孙–德里不是年轻女孩能住的地方,”外祖父说道,他的妻子点头同意。这样的观点令我震惊,不是因为这是性别歧视,而是因为这是一种真正的担忧。他们细数了他们的忧虑和噩梦般的场景。

教室里,16岁的学生莫娜·沙姆谢尔(Mona Shamsher)给我展示了她最喜欢的动作,她半蹲做出相扑式深蹲的姿势,双拳并用向腰腹出击。“我喜欢这个动作,因为它适合我的身高,”她说。“要想打出上勾拳,我得这么跳,”她小声笑道,她不超5英尺(约合1.52米)的小身板在空中跳了起来,向假想的袭击者打去。莫娜说,自从她的姐姐去年在附近一个人走路时受到了袭击之后,她就不再觉得街道安全了,直到这个月她学习了学校提供的自我防卫课程。“现在,女孩不安全,”她说。“男人不把我们当人对待。”但她把一只紧握的拳头用力压在张开的那个手掌上,补充说,“这给了我信心”。(转载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