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2017年国际贸易领域大

让我们看看2017年余下时间有哪些贸易动向:

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
这是悬在全球经济头顶的最大问题,也是最大风险。在主张对华强硬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出局之后,人们就忍不住想要宣布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民族主义已死。但这忽视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是怎样一个人–他是一个本能的保护主义者。正如我们近来所了解到的,对于中国,他更想要的是“关税”而不是交易。他还认为打击中国是向其基础选民履行他的“美国优先”承诺的关键。

他仅面临这几个障碍:他的手下、国会里的共和党人以及总统行政权的限度。而这几个障碍都非常有分量。他竞选时声称要对中国货物征收45%关税的承诺,已经变成对中国知识产权做法展开调查。我打赌短期内这些力量–以及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将继续缓和总统在贸易上的火气。不过眼下华盛顿有很多人叫嚣着要在贸易上惩罚中国。

英国脱欧带来的贸易不确定性
关于英国即将离开欧盟最引人注目的事情是,我们居然仍对脱欧具体会带来什么后果知之甚少。全民公投可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特里萨•梅(Theresa May)依然面临着党内阻力。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的智者兼领导人文斯•凯布尔(Vince Cable)依然认为脱欧可能不会真的发生。现在似乎可以放心地预言,2017年余下时间会出现更多噪音、甚少进展,而这将继续对贸易和英国经济造成破坏。

中国力争达成自己的亚太区协议
北京正努力在年底前完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该协议长期以来被称为中国面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简称TPP)的对策,以及代表了中国争取区域贸易霸权的努力。从技术上来说,这是东盟(ASEAN)十个成员国将本地区所有贸易协议纳入一个整体框架的计划。它也没有TPP在许多方面的雄心。但对于北京来说,若能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TPP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达成RCEP协议,将是一场巨大的胜利。同样地,如果TPP剩下的11国在美国退出后,能在日本的带领下设法挽救该协议,可能为该地区带来一些平衡。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大戏
在第二轮(重新)谈判不久前结束后,我们真正进入了贸易谈判的技术官僚阶段。不过,时间不等人,特朗普总统也正通过威胁退出谈判而极力增添一些戏剧性的紧张感。我预计真正的大戏将在2018年初展开。但这是唐纳德•特朗普的贸易世界。我们只有观看的份儿。

不要为WTO哭泣
今年伊始,我们曾担心特朗普准备退出世贸组织(WTO)。这种情况并未发生。如今这也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但是,当今年12月WTO成员国聚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两年一度的部长级会议时,我们将一尝世界新秩序的味道。一如既往的是,目前尚不清楚WTO此次能否产生一些实质性内容。但真正的考验在于,WTO有史以来第一次不由美国牵头讨论。中国或欧盟会取而代之吗?印度会像过去一样一心阻挠任何协议吗?

欧盟的美洲布局
欧盟正明确表现出,它希望利用美国在贸易上领导力的空缺来敲定新的贸易协议。欧盟在拉丁美洲与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的谈判时断时续,已经进行了10多年。但欧盟和阿根廷等南方共同市场的关键成员国正推动在今年年底前达成一项协议。这将成为一项重要声明,正好杵在美国的后院内。欧盟完成与墨西哥现有贸易协议的(重新)谈判也是如此。在与墨西哥签订协议上,布鲁塞尔很可能比特朗普先冲过终点线。

美国总统vs韩美自由贸易协定
要不是朝鲜再次进行核试验,朝鲜半岛眼下的大新闻可能就是特朗普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宣布计划退出韩美贸易协定了。正如这届美国政府中一切与贸易有关的事项一样,韩美贸易协定(Korus)的未来也不可避免地引发了激烈辩论。本届政府内部强烈反对退出该协议的是特朗普安全团队,他们认为在一场地缘政治危机期间切断与重要盟友的贸易纽带很可能不是个好主意。美国企业也不支持退出。这两股力量都可能意味着美国政府至少在短期内不会发出任何威胁。但是话又说回来,首尔方面的政治局势也不稳定。韩国新政府是否可能行使自己退出协定的权利呢?(转载自FT中文网)

点击查看:Brita® Water is Better Water

发表回复